新使者雜誌
簡介
雜誌閱讀
出版叢書
購買訂閱
相關網站
聯絡我們
推文:Facebook plurk twitter
新使者雜誌 > 第159期 台灣教會@21世紀
字級調整:

台灣教會人物檔案
阿美族第一位信徒「涂恩綢」(Intiw)
涂恩綢是已知首位入信基督教的阿美族人,曾在觀音山教會擔任多屆長老。
關鍵字:
作者/林辰(Iciro Namoh) (阿美中會傳道師)
前言
 
我站在這裏,我站在哪裡?最近一連串的教會紀念性活動如火如荼的展開,我站在會場當中參與了阿美族第一位信徒「涂恩綢」(Intiw)的紀念研討會活動,在研討會當中,慢慢的細琢涂恩綢的歷史源脈,想像他當初是如何在那樣的處境入信基督教?想像他在沒有阿美語聖經的環境中,如何能夠認識耶穌基督?我現在站在這裡,那當時的我會站在哪裡?過程中,新的體會,新的領悟,讓我更敬畏上帝的奇妙。
 
去年的(2016年)5月16至17日在花蓮玉山神學院舉辦了「涂恩綢百年歷史研討會」,同年12月10日,又接續在東部中會加密山教會舉行「涂恩綢入信百週年宣言感恩禮拜」,而這兩場紀念性的活動,主要的主角是阿美族的第一位信徒涂恩綢。為什麼第二場感恩禮拜不在阿美中會,反而在東部中會呢?因為當初培育涂恩綢信仰根基是在東部中會的教會當中,放眼觀察阿美族的教會裡,還真的不少歷史悠久的教會源自漢人教會。所以,也看見早期原漢教會的信仰,是互相扶持合作,如今能夠在加蜜山教會舉行感恩禮拜,不僅是溯源,也真的是一件美事。
 
涂恩綢的祖源與血脈

論到涂恩綢的祖源與血脈,真是佩服前輩的牧者,如傅斯年所云:上窮碧落下黃泉,動手動腳找東西,找到涂恩綢日治時代的戶籍謄本。在研討會的第二專講,前玉山神學院院長吳明義(Namoh Rata)發表〈阿美族涂恩綢的宣教歷史定位〉,文章中提到涂恩綢的血脈。他根據日治時期的戶政名冊說道:涂恩綢於1876年1月30日生於出生於Sapat(花蓮縣瑞穗舞鶴),18歲時搬到觀音山從事樟腦的榨油工作,也因著工作關係認識了當地的平埔族小姐。涂恩綢的父親名叫Kolas,母親名叫 Nangi’,妻子為潘氏阿尾,涂恩綢是以入贅的方式成家,因為他們夫婦無所出,收養子名叫潘却來。後來養子娶妻養育了10個子女,後代皆為現在阿美中會高寮教會會員。在研討會中,也邀請涂恩綢後代子孫林露妹長老,於現場唱出當時涂恩綢常頌吟的一首台語詩歌〈全能真主造天地〉,相信當時涂恩綢為了追求信仰的依靠,藉著詩歌描述人被上帝拯救的安慰,深深打動他的心。
 
涂恩綢入信的背景
 
根據吳明義牧師的描述,當時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已經在台南建立了很重要的傳福音根據地,對東部原住民有傳道的計劃,幾位宣教師先後前往東部來傳福音。他們起初傳的非常辛苦,坐船繞過恆春半島,搖搖擺擺來到東部,到了東部非常重要的一個地方叫做石雨傘,因此,之後東部中會在這個地方建立了一個「東台灣設教百週年紀念碑」。當初所有的宣教師幾乎都走這一條海路。1877年宣教師第一次來到東部。在東部有一個非常著名的古道,那一條道路非常重要,因為從東海岸要到縱谷區沒有路可走,那邊有一個孔道叫做安通古道,他們越過山就來到安通,再從安通來到觀音山教會這個地方。台東當時已有三個非常重要的教會,就是蟳廣澳(新港)、迪階(觀音山,今加蜜山)及石牌(富里),而這三間教會所宣揚的基督教信仰,對於阿美族所在的地區來說,已經漸漸地融入生活當中。而這些宣教師分別是李庥牧師(Rev. Hugh Ritchie)、巴克禮牧師(Rev. Thomas Barclay)、涂為霖牧師(Rev. William Thow),還有一個人是宋忠堅牧師(Rev. Duncan Ferguson),就是幫涂恩綢受洗禮的那一位牧師。
 
涂恩綢的歸信
 
涂恩綢的歸信,歸功於為主發光發熱的西方宣教師與本地傳道人,使得玉里地區的信仰土壤發生了改良作用,不斷地有許多生命產生改變的力量,耶穌基督作功到祂所揀選的人裏面,使祂自己與他們合而為一。
 
阿美族群本身沒有文字紀錄,阿美族基督教信仰的紀錄只能依賴其他的報刊才能得知。在研討會當中,國立東華大學族群關係與文化學系林素珍副教授,於第一場專講指出:阿美族基督教信仰最早有文字紀錄是在日治時期觀音山教會(今加蜜山教會)的歷史資料中,而台灣教會公報週刊編的《台灣古早教會巡禮》有記載,在1913年張有民傳道師報告說:「新建土塊壁、日本瓦的禮拜堂完成了,有兩戶信徒因怕負擔建堂的錢額,離主去拜佛了。但上帝憐憫叫醒早時背教的人回來信主,又加添了十八戶信徒,其中有兩戶是阿美族。」1916年10月21日兩戶阿美族人中的涂恩綢就由宋忠堅牧師施洗成為觀音教會的陪餐者。哇喔!1913年!當時聽了福音就相信就加入教會,可是受洗卻是在觀音山教會,如果我們是要以他聽了福音的信仰加入了教會為起始點的話,已經算是104年,可是我們是若以受洗為起點的話到今年剛好是101年。
 
涂恩綢的歸信受洗,要談到由西部到東部來第四位西方宣教師宋忠堅牧師,宋牧師在回英國述職時,曾向母會申請到台灣原住民地方傳道,而這樣的願望在1916年10月時實現了。到了東部,主要是訪問台東成功鎮的石雨傘和花蓮富里鄉石牌、玉里鎮的觀音山。在《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百年史》中,第11回台北長老教會中會議事錄第5條記載,「1916年10月22日宋忠堅牧師在觀音山教會施洗中有2名阿美族信徒……」,而在「觀音山基督長老會教會記事冊」也記載:「當日領洗者4名:他們是潘羅鶴、戴明清、潘阿民與涂恩綢。」追查結果,阿美族人只知涂恩綢一人。因為「他後來於1921年起任本堂長老長達10-20年之久。所以現今教會內的長輩還有多人認識他是阿美族人」。根據吳明義牧師分析,在總會百年史中記述有兩名阿美族,他認為「潘羅鶴」有可能是另外一位阿美族人,因為「羅鶴」可能是阿美族名Doho 之音譯,Doho是阿美族普遍的名字,2013年去世的陳金成牧師,他的阿美族名就叫Doho。講到姓名,涂恩綢還未經歷國民政府時代,為什麼他會姓「涂」?
 
回應人林春治牧師(Hkaw Tamih)在回應文中的〈涂恩綢的姓名之謎?〉提供了涂恩綢姓氏來源的參考,他提道:涂恩綢為什麼姓「涂」?其中一個線索,以新社地區的噶瑪蘭族,他們有很多人姓馬偕(George Leslie Mackay)的「偕」,因為馬偕傳福音給噶瑪蘭族,所以用「偕」來成為其中噶瑪蘭族的名字。林牧師推測,因為當初阿美族教會對信仰的中心和投入,所以就用宣教士的名字,阿美族本身沒有這個姓氏。那麼涂恩綢的姓氏是怎麼來的,因為在1885年曾有一位宣教師涂為霖牧師(Rev. William Thow)來到玉里地區傳福音,他姓氏的「涂」是不是在當初涂恩綢他們歸信,接受了涂為霖牧師,成為他們的姓氏名字,這是林牧師研究涂恩綢歸信一個很特別的事情,我想,這是值得我們可以往這個方面來繼續思考與研究,期待有更多珍貴的文獻資料來一窺究竟。
 
在這次研討會當中,我們發現,當時教會觀音山教會做的非常好的文字記錄,去年12月份的涂恩綢入信百週年宣言感恩禮拜中,黃連星牧師打趣地說,加蜜山教會其他的史料,皆因颱風泡水影響而毀壞,唯獨這一份記載阿美族第一位信徒的教會記事冊沒有損毀,感謝上帝讓這件事情保存到現在。是的,真是上帝的恩典,阿美族群基督信仰的文字資料能得到保存,讓我們也看見漢人教會對史料的維護與嚴謹。在「觀音山基督長老會教會記事冊」中記載:涂恩綢因信仰生活表現優良,於1918年12月1日在宣教師廉德烈牧師 (Rev.A.B.Nielson ) 監選下當選並設立為執事。又於1921年1月30 日由林燕臣牧師按手為觀音山教會的長老,成為阿美族第一位長老。台灣教會公報 1919年7月號也說明:1919年的觀音山教會教勢非常興旺,主日崇拜上午平均有 175名,下午有155名。慕道友的教育訓練聚會,「每晚都有70餘人來參加,其中,40名是阿眉仔蕃來聽,因為有一名阿美族的涂恩綢做執事,由他給伊聽,致使禮拜真恬靜,祈望上主開路於沒久有機會,能傳道理阿眉仔蕃中間」。
 
根據台灣教會公報記載報導「阿眉仔蕃」,可見當時的大環境還是對於阿美族人是有歧視的,林牧師對於涂恩綢能繼任長老三任,認為教會裡頭能夠讓涂恩綢成為被肯定的人被選出來為長老,表示他的生活夠成為其他信徒的見證,如果他被選錯了,在第二次選舉當中就應該會被略過了,可是他接連了當第二任當了第三任,可能還有繼續,所以涂恩綢相當的受到肯定,他的信仰、品德、領導能力都受到了很深的肯定。
 
涂恩綢的確在生活中成為其他信徒的見證,因為在隨後的討論中,也提及涂恩綢後來與阿美族第一位宣教師許南免(Afang Titay)牧師,以及高寮部落先驅信徒林清吉長老(Asing ‘Afo)的會遇,後來促成了玉里地區四間教會,分別是松浦教會、瑪谷達瑷教會、督旮薾教會和高寮教會,雖然涂恩綢未成立教會,但是也因著他對基督信仰的熱誠服事,也幫助許多阿美族人聚集建立其他教會。
 
結語
 
吳牧師在研討會中,最後分享了阿美族長老教會慶祝涂恩綢歸信一百週年的意義,他說道:建議把1916年10月22日認定為阿美族歸信基督的紀念日,而把1931年(姬望入信的年代)定為宣教紀念日,這樣不僅兩邊都顧到而且還可以回歸真正的歷史真相。
 
是啊!我現在正在這裡,因著前輩的努力耕耘,我們現在才有現在的成果,我們要繼續承接的不只是現今每間阿美族教會的使命而已,我們更要傳承從涂恩綢到現在百年的福音運動精神。這也讓我思考今年正逢宗教改革五百周年,在眾教會全盤檢視思考未來發展的時後,我們是否更能溯源至第一世紀,當時耶穌帶來初期教會的福音運動,中世紀的修道運動,因著使徒後期的教父們的努力,宗教改革才有延續傳承的依據。去年二月,教宗方濟各(Pope Francis)與東正教領袖會面,象徵天主教與東正教的破冰,這件事情著實感到震驚,接著十月份,教宗與信義宗領袖主持祈禱會,通過5個共同的承諾來搭建合一,並發表共同宣言。這也讓我思考,我們成為新教後,我們是否也站在同一的根源,合一的見證。
 
我現在站在哪裡?因著研討會,讓我發現阿美族基督信仰一百年中,幫助我信仰更寬廣,更謙卑,讓我從阿美族教會許許多多的歷史中學到功課。
 
涂恩綢是阿美族第一位信徒,我們也推崇太魯閣姬望(Ciwang Iwal)是原住民的第一位基督信仰宣教師,因為上帝在每一個族群教會史上里程碑,都有祂的美意,願我們未來歷史所踏的每一步,都能見證耶穌基督。
同作者相關文章:
阿美族第一位信徒「涂恩綢」(Intiw) (第 159 期)

原文來自 http://newmsgr.pct.org.tw/magazine.aspx新使者雜誌 第 159 期 台灣教會@21世紀 (36-40頁)
新使者雜誌 The New Messenger  159期  2017年  4月 台灣教會@21世紀 159
本期主題:台灣教會@21世紀
發行日期:2017/4/10
台灣教會@21世紀
長老教會2000年之後的宣教策略、成果和面對的問題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公共事務參與的轉變
在諸宗教中的台灣基督長老教會
多重層殖民脈絡中建構自我的原住民族教會
長老教會青年與長青,當代對話的身份與機會
不斷再思何為「宣教」
叫人得生命的包容性共同體——「2000年之後PCT宣教回顧與前瞻」回應與討論
「背十字架跟從耶穌」太沈重了?
回家路
阿美族第一位信徒「涂恩綢」(Intiw)
復活節審思:向著教會說話的《沈默》
沉默,與其巨大的迴響
台灣基督教史血淚斑斑的一頁––淺介曾慶豹《約瑟和他的兄弟們》
青年在教會的角色
慶賀《新使者》「母語葡萄園」十週年
【台灣教會史ê台文筆記3】不時刊做伙ê廣告(下)
一起學習讓上帝的話甜如蜜--我們的查經班
看見,得生命
第一次的神研班
我們都是上帝的孩子
上帝記念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