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使者雜誌
簡介
雜誌閱讀
出版叢書
購買訂閱
相關網站
聯絡我們
推文:Facebook plurk twitter
新使者雜誌 > 第98期 消逝的年代?──二二八之後的台灣
字級調整:

信仰.生活
我的雙核心信仰
關鍵字:
作者/吳易澄 (高醫團契畢契)
  還記得你上次提到,讀〈哥林多前書〉時想到的,究竟我們能有什麼權力去批判他人的信仰呢?你說我們生在世上,是沒有權力去審判任何一個人的。這或許是你無法理解,為什麼有些基督徒往往嚴厲地指責某些人、事的是是非非,認為他們「不合上帝的心意」(啊,這句話豈能那麼篤定地講出口?)。

  保羅在〈哥林多前書〉16章22節說:「如果有不愛主的人,他是該受詛咒的。」聽起來好嚇人。我也在想,保羅究竟有什麼能耐這樣詛咒別人?我們什麼時候可以清楚知道,此時此刻,我們可以開始批判了?會不會是聖靈?那麼聖靈給我們怎樣的感動,讓我們知道有些價值是那麼清楚,以致於我們能夠明白真理、捍衛真理?

  我想,問題出在:什麼叫做「不愛主」?我們常說,基督就是愛。那麼我們就要問說,基督是誰?基督的愛是怎樣的愛?這樣一問下來,我突然發現在我們每次向世界「告急」、焦慮著福音無法播入硬土裡時,反而要謙卑下來,重新反省「愛主」應該是怎樣的心態與行動。

傳福音作為信仰核心?
  最近上教會,常常聽到牧師問我們:「你知道,基督信仰的核心價值在哪裡嗎?」牧師說在〈馬太福音〉最後一章,即28章19-20節所說:「所以,你們要去,使萬國萬民都作我的門徒,奉父、子、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洗,並且教導他們遵守我所給你們的一切命令。記住!我要常與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日。」

  我想你一定也會疑惑,這段話為什麼能作為信仰核心呢?我其實一直在想,這會不會是因為我們的教會看起來有些老態龍鍾,沒有生氣活力,在傳福音的事工上努力得不夠多,所以牧師拿這句經文來鼓勵我們。

  但是,更多看起來活潑無比的年輕教會,也都拿這個「大使命」作為一種至高信念。於是他們很用力地傳福音。他們的足跡遍及城市的公園、車站、醫院……。

耶穌開始傳道的宣言
  我想起在大學團契時,一位輔導給了我們重要的提醒,那就是當我們讀完福音書,讀到最後面「你們要去」的大使命,別忘了還有一處經文必須拿來與這末段的耳提面命「平衡」一下,記載在〈路加福音〉4章18-19節,耶穌在會堂拿起《舊約聖經》,宣讀〈以賽亞書〉61章,聖經學者把這個事件稱為「加利利宣言」,或稱為耶穌開始傳道的宣言。

  耶穌所讀的經文這樣說:「主的靈臨到我,因為他揀選了我,要我向貧窮人傳佳音。他差遣我宣告:被擄的,得釋放;瞎眼的,得光明;受欺壓的,得自由;並宣告主拯救他子民的恩年。」

  耶穌來,耶穌死而復活。耶穌從傳道的開始到最後,他的言行始終離不開叫「受欺壓的,得自由」的福音。所以耶穌說要萬民作他的門徒,要廣傳福音,那究竟是怎樣的內涵呢?在這裡,我們大概可以明白了。

羅哲神父未完成的信
  記得曾跟你提到,創立泰澤團體(Taize)的羅哲神父嗎?今天我讀到他一篇未完成的信。讀來好令人感懷。他說:「這份來自上主的平安,也是一種支持,好使我們能夠十分謙遜地,在那些處於危險的地方,為建立和平而作出貢獻。為減輕痛苦,尤其為使今日和明日的兒童不再生活在恐慌與不安全中,世界和平是如此刻不容緩。」

  他也說:「上主派遣基督到世上來,不是為了譴責任何人,而是為使每個人知道自己被愛,並能夠找到與上主共融的道路。」因此我剛剛也問了自己,究竟耶穌的愛是什麼?羅哲說:「愛是什麼意思?愛,就是寬恕,好像已和好的人一般地生活。和好常常給靈魂帶來春天。」

  羅哲的信沒有寫完。他信裡最後一句話,只說了一半。他說:「若我們的團體在人類大家庭創造一些可能性,為拓展……」話還沒說完,就疲憊得接不下去了。後來,他在主持一次禱告會中,遭到一位精神異常的婦女刺死。他死在祭壇上,留下了這封未完的信。但即使話還沒說完,我們也能很清楚地了解到,在他內心深處的寬厚、謙遜,還有慈悲。

解放作為愛的行動
  《瑞典查甫人》這本書,收錄了一篇哥蘭.伯格川牧師的文章。他提到了金恩牧師(Martin Luther King, Jr.)與戴司蒙.度度(Desmund Tutu,台灣大多譯為屠圖主教)的非暴力精神。他說:「他們的事蹟背後有著基督教啟發毋庸置疑……耶穌教人去愛他們的敵人。他們知道必須抵抗敵人,但是戰鬥的目的,在深層意義上,卻必須永遠是為了幫助敵人發現他最善良的一面。」從這裡,我們更能清楚知道,「福音」作為一種「解放的力量」,必須含容著怎樣的「愛的行動」。

  好了,今天就寫到這裡了。我一面寫,也一面領會著自己對信仰的省思與期待。「解放」與「廣傳」,這是我信仰裡的「雙核心」。願上主記念我們的困頓與反省。
同作者相關文章:
長青百合——淺談長老教會青年面對社運的困頓與展望 (第 164 期)
異中求同防悲劇 (第 149 期)
我們如何看待巫術? (第 140 期)
你敢有聽著咱的歌? (第 138 期)
靈魂的交會 (第 122 期)
可愛無比,暴力無敵 (第 116 期)
水的悲哀,我也在其中--電影《不能沒有你》觀影筆記 (第 114 期)
安安靜靜‧戰戰兢兢 (第 108 期)
我的雙核心信仰 (第 98 期)
悲劇的消費與昇華 (第 95 期)
謙卑凝視無盡生命——我看電影《點燃生命之海》 (第 88 期)
我的黑盒子 (第 86 期)
長青百合——淺談長老教會青年面對社運的困頓與展望 (第 82 期)
讀冊出頭天?——《但以理讀書法》的暢銷迷思 (第 81 期)

原文來自 http://newmsgr.pct.org.tw/magazine.aspx新使者雜誌 第 98 期 消逝的年代?──二二八之後的台灣 (51-52頁)
新使者雜誌 The New Messenger  98期  2007年  2月 消逝的年代?──二二八之後的台灣 98
本期主題:消逝的年代?──二二八之後的台灣
發行日期:2007/2/10
六十年!二二八結束了嗎?
目錄s/
二二八後的台灣
二二八事件之後社會關懷的興起
二二八之後原住民與漢人之間關係的變化
長老教會與二二八──記二二八六十週年
在一個新時代耕耘台灣文學——一個創作者的看法
喚醒土地的古老智慧
新興教會的創設者——廖得牧師
秀才網路前,能買天下物
遇見〈彌賽亞〉
從黃牧師到乎乎姆牧師
十字鹽燈、基督信仰與企業經營
我的雙核心信仰
如果我有一支萬能遙控器——電影〈命運好好玩〉觀後感
〈奇妙的禮物〉前傳
歷史,認同與願景──從以色列人談起
理智與情感的橋樑——聚會中的音樂
憑什麼愛上你?!
WTO有多遠?
讓愛走出去
神研班的故事
東瀛紀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