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使者雜誌
簡介
雜誌閱讀
出版叢書
購買訂閱
廣告刊登
相關網站
聯絡我們

推文:Facebook plurk twitter
新使者雜誌 > 第165期 出去走走:認識教會輕旅行
字級調整:

特稿
斯里蘭卡的亞當峰朝聖之路
對佛教、伊斯蘭教、基督宗教來說都是聖山的亞當峰,也正體現了斯里蘭卡是一個多元宗教、族群的國家。
關鍵字:
作者/Yvette Chen (媒體工作者、台北靈糧堂青年牧區會友)
 
 
新年伊始的這一天,我在印度洋上的島國斯里蘭卡。前一晚,我們還在南斯里蘭卡海邊的古城Galle浮潛、吃海鮮、看高蹺漁夫(Stilt Fishing)捕魚,今天傍晚,就已抵達200公里外山區的Delhousie。從首都可倫坡到Galle再到Delhousie,道路從柏油變成泥土,穿著紗麗和裹裙的人多了,展現在眼前的色調,也比平地城鎮更鮮豔、更有印度風情。
 
Delhousie是個海拔1200公尺左右的小山村,位在亞當峰(Adam’s Peak)山腳下,村子雖小,但每年12月到5月的乾季,都有大批本地人和外國遊客湧入,為的就是登上海拔2243公尺的亞當峰,那是斯里蘭卡的佛教徒、穆斯林、天主教徒、基督徒共同的聖山,不同宗教、種族的大批朝聖者,會在破曉前寧靜的黑暗裡出發,沿著超過5000階的石階,一同緩緩前行,然後在山頂祈禱與迎接日出。
 
印度洋上的一顆珍珠

斯里蘭卡,這個對台灣遊客來說有些陌生的島國,舊名錫蘭,被稱為印度洋上的一顆珍珠。錫蘭位在印度東南方,與印度最近的距離只有31公里。西元前六世紀,來自印度北部的雅利安人移民至此,建立僧伽羅王朝,並在西元前二世紀時,因印度孔雀王朝阿育王之子來此宣揚佛法,改宗信仰佛教。到了公元前二世紀,印度南部的泰米爾人也遷徙至此,從五世紀到十六世紀,僧伽羅王國與泰米爾王國間征戰不斷。十六世紀起,錫蘭先後被葡萄牙、荷蘭統治,十八世紀末成為英國殖民地,直到1948年,錫蘭才終於宣布獨立,成為大英國協的自治領,並於1972年改國名為斯里蘭卡共和國。「斯里蘭卡」是錫蘭的僧伽羅文古名,意思是樂土、光明富庶的土地。然而,到了1983年,斯里蘭卡又經歷了北方的泰米爾民族主義武裝組織「泰米虎之虎」和政府軍間的慘烈內戰,直到2009年5月,這場長達二十六年的內戰才畫下句點。
 
雖然背負命運多舛的歷史,但現今的斯里蘭卡,是個美麗、富饒的島嶼,近年來斯里蘭卡經濟起飛,人民生活水準和消費力都逐漸提高,人均GDP在2017年達到4065美元,勝過了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尼泊爾、不丹等國,在南亞國家中名列前茅。以錫蘭紅茶聞名的斯國,是全球最大的紅茶生產基地,也是世界前五名的寶石生產大國,而橡膠、椰子的種植園經濟亦是支撐經濟的主力。另外,斯國擁有八項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分別評鑑為世界文化、自然遺產的名勝古蹟,觀光業也是重要經濟來源,每年為國家創造數十億美元收入。
 
目前從台灣到斯里蘭卡沒有班機直飛,需先到吉隆坡或香港轉機到可倫坡,若搭配南亞當地航空公司,從台灣飛斯里蘭卡的機票並不貴,只要一萬多元就能搞定。如果想感受印度洋的風情,但又對前往印度旅行有點疑慮,那治安相對較佳、人民態度友善、物價低廉的斯里蘭卡,也是一個南亞旅行的好選擇。

亞當峰的朝聖之路
 
位於中央高原南端的獨立山峰-亞當峰、又稱聖足山,是斯里蘭卡最著名的景點之一,每年都吸引大批海內外旅客造訪,這裡的特殊之處,不只是山頂絕美的日出、雲海、和眺望霍頓平原的景色,更因為這裡是斯里蘭卡的佛教徒、穆斯林、天主教徒、基督徒的共同聖地。
 
 
亞當峰山頂有座寺廟,廟內一塊岩石上有著長1.5米、寬0.8米的凹陷大坑,人稱「聖印」。對佛教徒來說,這是釋迦牟尼到錫蘭弘法時留下的足跡;而印度教徒相信,這是毀滅之神濕婆大神的足印;對伊斯蘭教、天主教徒、和基督徒來說,這是亞當(伊斯蘭教稱為阿丹)被逐出伊甸園後,在山峰單足站立留下的遺蹟;而對印度的聖多馬教派基督徒而言,這個聖印是耶穌的門徒多馬來到斯里蘭卡傳教時展現的神跡之一。
 
預備攀爬亞當峰的前一天,我們在傍晚抵達Delhousie的民宿Green House,民宿就在亞當峰的登山口旁,晚間六點,下榻於此的各國遊客就聚集在露台,邊欣賞山谷間的薄暮,邊吃有五種咖喱、燉菜配上白米飯的晚餐。用餐時,整個村莊突然停電了一會兒,但在黑暗裡,也更感覺到這小山村的寧靜;八點不到,旅人就紛紛回房休息了,養精蓄銳,準備在破曉前出發攻頂。
 
 
凌晨三點,我和旅伴們背著輕便的背包出發了,在幾乎沒有光害的Delhousie,周圍是一片寧靜的漆黑,唯一發出亮光的,只有步道上沿著石階綿延不絕到山頂的一排路燈,在黑暗中仿佛一條發光的天梯,領人直上雲霄。
 
我們出發的時間稍晚了些,穿著斯里蘭卡傳統白衣白裙、赤腳登山的當地朝聖者,大多早已上山,只有少數觀光客此時才進入登山口,沿著共5000多階的石階步道踽踽前行。
 
步道全長僅約七公里多,但海拔高度在七公里內從1200公尺陡升至2243公尺,沒有捷徑、也沒有纜車,只能一步一腳印的往上爬。步道兩旁不時出現一些小茶館,販賣零食點心、罐裝水、和現煮的奶茶。奶茶與水的賣價都沿著步道一路攀高,但能在凌晨山區的寒意裡來杯熱奶茶暖身、坐在路旁的棚子裡歇口氣,對走累了的旅人來說仍是感激不盡。
 
這段通往亞當峰的朝聖之路,雖然都已鋪設維護良好的石階,但5000多階的山路,對不常登山的我來說還是頗為吃力。途中走走停停時,多次遇見一位頭髮花白的英國伯伯,在路邊茶館休息時聊了一下,得知他與妻子已多次從倫敦來到斯國旅遊,但平常愛打網球的妻子已健步如飛的攻頂了,留他在後面按自己的步調慢行。
 
伯伯笑著對我說:「不覺得這條步道就像人生嗎?有的時候有美景、有的時候一片漆黑;有的時候會遇見朋友、有的時候一個人;有的時候很累,但有的時候路邊又出現茶館了!」這段話平常聽來可能有些陳腔濫調,但在氣喘吁吁、奮力自山路向上的此時,聽來卻像真理的話語般,頓時令我有些感動。
 
然後,經過三個小時跋涉,我終於在日出前抵達山頂,山上有著傳說中保留了聖印的寺廟、山屋,裡面早已擠滿了夜半就上山的朝聖者、遊客,許多人在此打地鋪補眠等待日出,也有許多人坐在寺廟旁的大階梯上休息。
 
擁擠的人群裡,有大批穿著全身白衣、帶著供品前來的佛教徒、有戴著頭巾的穆斯林、也有當地的天主教修女、和來自世界各國的遊客。這是一個曾經歷多年種族衝突內戰的國家,但此刻,這個在佛教徒、穆斯林、天主教徒心目中都是聖地的亞當峰頂,不同宗教、種族的人們並肩坐著,一同等待日出,向心中的神祇敬虔地祈禱著,然後,一同迎接亞當峰美麗的曙光,因美麗的日出和雲海而讚嘆驚艷。
 
 
 
佛教聖城康堤裡的古老教堂
 
對佛教、伊斯蘭教、基督宗教來說都是聖山的亞當峰,也正體現了斯里蘭卡是一個多元宗教、族群的國家。斯里蘭卡的國教是佛教,全國約70%民眾信仰小乘佛教,但也有約12%民眾是印度教徒、還有約9.7%的穆斯林、以及約7.4%國民信仰天主教和基督教。宗教相同的人們大多居住在同一區域,各自獨立成不同的社群;在這裡,宗教已經深入民眾的每一個生活細節,不論是日常飲食、商業活動、重大慶典都離不開宗教的參與。
 
離開亞當峰後,我們來到中部的聖城康提(Kandy)。康堤在僧伽羅語中意為「偉大之城」或「首都」,相傳西元四世紀時,佛陀圓寂後,印度公主將佛陀的一顆牙齒藏在頭髮裡帶進錫蘭,保存在康提的佛牙寺中,康堤從此成為佛教聖城。
 
在這裡,我與旅伴入住了市中心的地標Queen's hotel,這棟華美的老建築是當年英國殖民時期的錫蘭總督府,現在則是間三星級酒店,旁邊是美麗的康堤湖,湖的另一頭就是佛牙寺。
 
而在康堤市中心散步時,我邂逅了一間古老的美麗教堂-康堤浸信會(Kandy Baptist Church),這間教堂建立於十九世紀,英國人將斯里蘭卡納為殖民地,大英浸信會派遣宣教士來到斯里蘭卡宣教之時。
 
我造訪的這一天,雖然不是主日,也有三、四位當地基督徒,在會堂裡跪著禱告,於是,我也跟著坐在後面靜默了一會兒,為著過去的一年向天父獻上感謝,並且用‭‭詩篇二十七‬ ‭篇4節,‬‬‬‬‬‬‬‬‬‬祈禱:「有一件事,我曾求耶和華,我仍要尋求: 就是一生一世住在耶和華的殿中,瞻仰他的榮美,在他的殿裏求問」‬‬‬,在這一間位於佛教聖城,但從1840年起就屹立不搖至今,於一百七十多年中持續帶給康堤基督徒們力量的教堂裡,感受天父所賜的平安‬‬‬。‬‬‬‬‬‬‬‬‬
 
 
 
 
同作者相關文章:
斯里蘭卡的亞當峰朝聖之路 (第 165 期)

原文來自 http://newmsgr.pct.org.tw/magazine.aspx新使者雜誌 第 165 期 出去走走:認識教會輕旅行 (39-43頁)
新使者雜誌 The New Messenger  165期  2018年  6月 出去走走:認識教會輕旅行 165
本期主題:出去走走:認識教會輕旅行
發行日期:2018/6/10
出去走走,來自「他者」的邀請
心驛耕新的教會:台東新港教會
193公路部落與教會之旅
旅行大稻埕
我不在書店,就在前往書店的路上
障礙、老人、小教會:MEJI中的奇妙知識
我騎著單車在回憶的路上
北投教會ê回憶
斯里蘭卡的亞當峰朝聖之路
台南的福音之路
不再只是一場營會,也不應是你對我就錯
長女校友難忘的回憶
李高安義長老略傳(上):最重要的是「愛」
神的大能在曠野:教會學校的基督教教育
教堂@村落
回到聖經去
腳步:印尼心得
大度山神研小組:55屆神研班神研日記
55神研班心得
我討厭上帝,但仍是基督徒:55神研心得
讓相遇成為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