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使者雜誌
簡介
雜誌閱讀
出版叢書
購買訂閱
廣告刊登
相關網站
聯絡我們

推文:Facebook plurk twitter
新使者雜誌 > 第71期 「特會」之探討
字級調整:

本期主題
體驗篇---我為什麼不喜歡參加醫治特會
關鍵字:
作者/林偉聯 (七星中會傳道師,總會研發中心助理研究員)
  對於神醫的看法,雖然身為經歷者,但因著其對信仰焦點的模糊以及負面影響,我仍不喜歡醫治特會,也不鼓勵他人參加。記得十五年前我第一次在某個醫治特會中看見一位行動不便的老婦人,從輪椅上站起來,又唱又跳,我被那樣的情景震攝住,好像親眼看見神蹟故事般,不得不對台上的牧師報以欽佩的眼神,任何相信眼見為憑的人,也會因此接受台上牧師的呼召,接受耶穌成為基督徒。當時我心裡想著將來要是擁有這樣的能力,不僅可以幫助許多病痛的人,也可以傳福音,真是一舉兩得,我想這是許多參加過醫治特會的人多少會有的想法。後來我也嘗試按手的方法、學習迫切的禱告,但是屢試屢敗,最後只好以無此恩賜為由,勉強接受自己無醫病的能力,無法強求而得,也不再做無謂的嘗試。

  當認識信仰愈深,才真正覺得基督徒信仰的重點是「愛上帝、愛人如己」,求神蹟反被責備。在基督教價值中的受苦、犧牲,似乎無法與神醫中的拯救相整合,或許說神醫中的拯救只是基督教救贖觀的一部份,並不完整,也不是普遍現象,而是在特定時空下上帝拯救行動的展現。以下乃是個人經歷醫治特會的分享以及一些反省。

※ 被醫治的經歷
  二年前在神學院實習時,有機會到原住民部落去,一名以神醫著稱的牧師好意到山上為居民舉辦一場醫治特會。我拿著攝影機拍下醫治特會做為紀錄,有五十肩、長短手、長短腳、重聽、耳聾的,在邀請下到台前接受牧師的禱告,牧師一邊斥責疾病污鬼即刻離開那人身上,一邊用手使勁地按住他所醫治的地方,過程結束後就在牧師的詢問中,要求信徒見證自己得醫治。漸漸地在場的每個人都嘖嘖稱奇。由於到台前的人多,一一處理實在太慢了,於是牧師要每個人將手放在疼痛處,說哪裡痛就按哪裡,那裡就得到醫治。當時我的眼睛習慣性的腫痛又犯了,因為右手右眼忙著攝影的工作,只好半信半疑地將左手放在左眼上,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情隨著指示動作。當時直覺得手心異常冰冷,不多久我的左眼就得到醫治,完全不痛了。我也曾用冰敷來降低眼睛的疼痛,其實原因是什麼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被醫治了,那是多麼令人興奮的一件事,我也有這樣的能力,心想或許十幾年前上帝不給我,現在願意給我了,接下來就是一段充滿感激的禱告了,正興奮之餘,聚會也告結束,心想左眼已經不痛了,右眼回去自己醫就可以了。回到宿舍,開始如法炮製,卻是一點效果也沒有。為此我納悶許久,找不出原因,是上帝給我幾秒鐘的恩賜又拿走嗎?還是這根本不是神醫?

  後來仔細思想,產生以下幾點反省:

※ 對靈恩的追求,忽略信仰的本質
  這樣的評論或許過於武斷,追求靈恩不一定會忽略信仰,但看見許多信徒跟著這位牧師上山下海,為的就是不斷體驗一些特殊經歷,這是人之常情。但想想那些被耶穌醫治的人呼朋引伴,最後這一群人來到耶穌面前,卻被耶穌責備求神蹟,不去做該做的事,就可想見神醫與信仰生活孰輕孰重。靈恩經驗雖然豐富了我們的信仰經歷,但信仰的本質與實踐卻遠比靈恩經驗更加豐富,信仰的重心不該侷限於此,這樣的判斷並非偏見,而是在觀察信徒的互動與信仰用語的使用與內涵所發現的。例如,你會常常發現這些人所談論的多半是自己的靈恩經歷,對於聖經研究(不是靈意讀經)與上帝國福音的內涵則是興趣缺缺。

※ 對疾病的錯誤認識
  用斥責疾病污鬼的方式來醫病,是將疾病與鬼附混為一談,雖然馬可福音中常常將這二者放在一起(一至五章),但並不表示兩者相同。採用斥責疾病的方式來進行醫療,似乎只將疾病視為負面的。但若從免疫學的觀點,疾病的產生正是身體機能發出的警訊,是提醒人要好好休養,對身體愛護顧惜。這樣的角度更是讓人讚美造物主的恩典,若以斥責趕鬼的方式來應對上帝的恩典豈不荒謬。對一些患有先天性疾病的人來說,為何一生下來就注定需要被斥責。若按照約翰福音九章所言,耶穌說那生來瞎眼的是要顯出上帝的作為,那麼斥責疾病就是根本上對疾病有錯誤的認識,對福音內涵的曲解。

※ 與其他民俗療法無區隔
  既然我們相信耶穌能用五餅二魚餵飽五千人,就知道耶穌的神蹟中有超過數量的限制,耶穌能讓瘸子的腿立刻健壯,那些都是超越感官神經,在質與量上的超自然變化。若是神醫的治癒種類僅止於一些達成高難度動作(如讓五十肩患者舉高雙手)或是治療酸痛,這樣與一些使用氣功、瑜珈或催眠等民俗療法並無二致。相較於福音書中的醫治似乎略遜一籌,到底這是人類擁有的特殊神秘能力或是神醫就無法區別了,因為其他宗教或武術也能達到相同的療效。套句統計學的話,我們需要看到神醫與其他療法的顯著差異,如此才能說服別人。

※ 為何上帝不醫治她?
  對於醫治特會之後,某些人的病沒有得到醫治,往往主講者會引用聖經說「上帝要憐憫誰就憐憫誰,要恩待誰就恩待誰」。這樣的說法我並不滿意,或許被醫治的人能夠接受,那如果是不被醫治者呢?難道要他心裡想著說,我是不被上帝憐憫恩待的人嗎?這會讓人對上帝的憐憫恩待產生質疑,對信徒或慕道者而言不一定有助益,甚至可能產生反效果。

  在那次醫治特會中,唯一不被醫治的人,是一個全聾者,這位老婦全然不知發生什麼事,其他被醫治者則為患有各種酸痛、長短手、長短腳、重聽。如果上帝只能醫治重聽而無法醫治全聾者,那麼上帝的權能將很容易受到質疑。是上帝偏心呢?還是此人作惡多端得到的報應,但我想會場中的所有人應該是她最單純,因為多年來她什麼事都不知道,這種人應該鮮少犯罪。她也最需要被醫治,因為無法聽見似乎比肩膀酸痛更值得被憐憫。

※ 治癒率與復發率
  只有一個不被醫治,治癒率為99%,怎麼說都交代得過去,大家心裡都會想這位牧師是一個擁有多種醫病恩賜的牧師,連癌症腫瘤這麼戲劇性的醫治都完成了,我想鮮少有醫治特會有這麼高的治癒率吧。一週之後,長短手者仍是長短手,重聽者仍是重聽,腫瘤也還在,復發率之高幾乎是百分之百。你若是質疑先前的醫治,大概就是換來一句「你信心不足」,「你是現代多馬」的責難,或是被指為像耶穌潔淨十個長大痲瘋中的九個不知感恩的人(路加十七章)。如果先前的醫治,後來又復發,在醫學上似乎不是具有療效,而只是症狀的緩解。醫治特會若僅止於此,那與福音書中的神蹟可差遠了。或許真有人根治了,但原因為何仍須進一步探討。

※ 更高的標準
  到現在我仍是相信神醫的人,但我或許像多馬一樣需要更好的憑據,若是某某神醫大師能讓我們看到,他讓某位已經截肢的人,重新長出一個指頭來,而不是做一些與感覺神經有關的動作,或是因為身體關節的扭動造成肢體在視覺上變長或變短,這樣對我而言是較能接受的。如果還有醫治特會,真切地盼望這些牧者能夠解決以上的疑慮,讓人以正確的神學思考、健康的醫病關係,讓上帝的權能真正彰顯。
同作者相關文章:
撒馬利亞人在台灣 (第 109 期)
教會參與外籍配偶照顧事工的省思 (第 95 期)
眼高手低——從教勢統計看宣教策略與行動力的落差 (第 85 期)
體驗篇---我為什麼不喜歡參加醫治特會 (第 71 期)

原文來自 http://newmsgr.pct.org.tw/magazine.aspx新使者雜誌 第 71 期 「特會」之探討 (30-33頁)
新使者雜誌 The New Messenger  71期  2002年  8月 「特會」之探討 71
本期主題:「特會」之探討
發行日期:2002/8/10
目錄s/
夜色s/
編者的話
綜論篇-特會風雲知多少?
對「特會」的神學反省
理論篇---醫治特會
現象篇---為什麼信徒喜歡參加特會
現象篇---是「特惠」或是「特會」?
體驗篇---特別的聚會 特別的恩典
體驗篇---我為什麼不喜歡參加醫治特會
台灣音樂教育家—陳泗治牧師
睜開你的眼睛──淺論MDMA搖頭丸
宗教建築也可以不一樣 --- 東湖基督長老教會的見證
霧峰關懷站的社區工作
基督徒的被提
從父職談牧職
圖像崇拜是偶像崇拜嗎?
陽光下的我
從泰雅人觀點看自然生態的內在價值
當用心靈與誠實敬拜祂--一個老農的信仰體會
台東,我的毘努伊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