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使者雜誌
簡介
雜誌閱讀
出版叢書
購買訂閱
廣告刊登
相關網站
聯絡我們

推文:Facebook plurk twitter
新使者雜誌 > 第183期 Play 啥物 Game?
字級調整:

本期主題
在電玩中看見自己與真正的平安
倘若當時我就決定義無反顧地投入這個產業,恐怕也是成了死在沙灘上的前浪,看著前仆後繼的後浪而喟嘆。
關鍵字:
作者/鍾友全 (濟南基督長老教會執事)
前言
 
曾經有很長一段時間,電玩對我有著黑洞般的致命吸引力,將我的無數時光和精力吸納殆盡;即便隨著年歲增長,自己的興趣更加多元,電玩依然有著不可或缺的地位。小學時,望子成龍的父母讓我學了梆笛、鋼琴和圍棋,希望培養我的氣質和智慧,但唯獨帶有競技色彩的圍棋所激發出的熱情,能與漫畫等量齊觀。等到去同學家玩了90年代紅極一時的超級任天堂、SEGA和正蓬勃發展的PC電腦遊戲,從此再也沒有任何娛樂能取代電玩。又因為同儕效應——同學有,我也要有,自此家裡陪伴我最多時間的,漸漸不是父母、家人,而是電玩。國中時,還曾許下要成為玩電競職業選手和遊戲設計師、職業測試玩家的志願;即使現在步入社會後,電玩依舊是我在每日工作完、一身疲憊後,最能放鬆精神的靈藥。
 
所著迷的遊戲類型

各種遊戲類型中, 最讓我著迷的一向是角色扮演(RPG)和即時、回合的戰略遊戲。猶記得初入《仙劍奇俠傳》的奇幻世界時,深深著迷於水墨畫風格的仙靈秘境、絢麗百變的招式和撕心裂肺的悲歡離合,在我尚不識愁滋味時,卻已嚮往「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一生一次足矣的愛戀與惆悵;在日本光榮公司的《三國志》、《信長的野望》系列,以及經典中的經典《世紀帝國2》裡頭馳騁沙場、逐鹿天下,彷彿nobody的我也是個能號令天下、眾望所歸的英主,更啟蒙了我早早便對歷史人文饒有興味,認識到正史、野史和大眾流行文化間的區別。當然,更不能不提高中時組隊廝殺的《CS(絕對武力)」和《暗黑破壞神2》;幸好後來沒有走上電競選手這條路。當年在《世紀帝國2》殺爆韓國高手、名揚海外的台灣No.1曾政承,或許因為彼時電競產業尚未成熟,生不逢時的他漸漸淡出電玩領域。倘若當時我就決定義無反顧地投入這個產業,恐怕也是成了死在沙灘上的前浪,看著前仆後繼的後浪而喟嘆。
 
遊戲照射出人性和軟弱

長大後慢慢意識到,遊戲的過程也照射出我個性的許多面向。喜歡RPG是因為可以將自己代入故事的主角,經歷現實無法體驗的情節,滿足做個大俠行俠仗義的虛榮;更是為了在過去多年單身生活中得以體驗愛情,讓不滿現實生活中的自己,貌似有另一種人生的可能。戰略遊戲是男性賀爾蒙的投射,實現支配他人的潛在慾望,以及在規則和變化有限的既定條件下,佯裝自己有能力奇計百出、克敵制勝,像打麻藥般暫時舒緩現實生活中常常浮出心頭的無能為力感。過去對開放式世界遊戲往往淺嚐即止,不喜歡冒著角色可能死亡、損失裝備或遊戲成就的風險,四處闖蕩未知領域,反映我習慣依循可預期的規則和未來。直到出社會後遭遇挫折的次數大增,臉皮變厚了、不再那麼玻璃心,被打臉就努力調整自己後再上,也逐漸發現我更能融入開放式世界的遊戲,不再那麼瞻前顧後、患得患失。多數遊戲幾乎都能儲存重啟,結果不如意頂多用「LS大法」(Load/Save)重來一遍或是整個砍掉重練,損失的其實只是時間和心中的嘔氣;但以前有時打輸了,還會氣到踹電腦、摔鍵盤,結果設備故障害到了自己,像極了生活中有時遇到挫折,會亂花錢洩憤或喝個酩酊大醉,於事無補又付出更多代價!
 
人需要一片自己的曠野

人常常回顧過去,會興起諸多遺憾,電玩也是。如果當年少花些時間在這上頭,大學會不會考更好?是否會培養出更多實用技能?人生是否更加一帆風順?然而事實上,人面對壓力時往往會萌發逃避的念頭,正如大衛面臨仇敵逼迫,驚惶恐懼、憂慮不安時說:「我切望有翅膀,像鴿子一樣,能飛去尋找棲息的地方。我要飛到遙遠的地方,投宿在荒野間。我要趕快為自己找避難所,好躲避狂風暴雨。」(詩五十五6~8)連日工作的疲憊,如果能暫時拋開盤旋心頭的掛慮,調整心情,也是重新充電再出發。就像耶穌醫好一位痲瘋病患者後,名聲益發傳揚,許多人慕名而來聽他講道、求他施行神蹟,耶穌卻退避到無人的曠野禱告(路五12~16)。或許耶穌當時心中也充滿著壓力和煩惱:擺脫人世間的苦楚折磨,需要的只有醫治肉體嗎?無止境地滿足人世間的渴求和慾望,會不會誤導了人們對彌賽亞的認識和信仰的方向?也或許是連日的服事已經讓他感到麻木,所以選擇退避到曠野,take abreak,再展開下一個福音事工。我們每個人也需要一片自己的無人曠野,平撫因為外在世界而波瀾屢興的內心;沒有這處曠野,始終用上緊發條、百米衝刺的狀態在衝鋒,恐怕也是會後繼乏力、難以持久。
 
上主是真正的庇護所

所以,栽入電玩世界中的我也是自己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沒有電玩,我可能也會尋找另一個逃避現實世界的寄託。所以究竟是電玩耽誤人生?還是人生想虛擲光陰時找上電玩?答案恐怕是因人而異,難以一概而論。但不變的是,關上主機的瞬間就得回到現實世界,面對未完成的工作和柴米油鹽醬醋茶。無論境遇好壞,此刻的當下都是不可逆的過去所累積的,破關再多次也不可能變成遊戲主角!最重要的是,上帝愛我們、看重我們的價值豈會輕過空中的飛鳥(太六26)!人生何苦計較過去的樣貌,莫忘未來的路途有耶穌與我們同行。祂給我們的擔子,會是我們可以承受的,祂是我們真正的庇護所、慰藉者,電玩或其他娛樂可以幫助我們一時,但只有耶穌是平安喜樂最終的真正盼望,因為祂說:「來吧,所有勞苦、背負重擔的人都到我這裡來!我要使你們得安息。」(太十一28~30)
同作者相關文章:
在電玩中看見自己與真正的平安 (第 183 期)

原文來自 http://newmsgr.pct.org.tw/magazine.aspx新使者雜誌 第 183 期 Play 啥物 Game? (22-24頁)
新使者雜誌 The New Messenger  183期  2022年  4月 Play 啥物 Game? 183
本期主題:Play 啥物 Game?
發行日期:2022/4/10
和玩家一起認識電玩世界
那些遊戲教我的事
魔獸世界及打電動對我的意義
電玩影響我的事
生活即實境
在電玩中看見自己與真正的平安
轉化
咖啡社區宣教
未完、待續
好耍的科學試驗 Hó-sńg ê Kho-ha̍k Chhì-giām
佇順應自然環境變化的中間感受生活
宣教是一場不能輸的戰鬥
憶學長蕭清芬牧師
定根本土・認同住民・見證盼望! ——總會成立七十週年的歷史回顧與反思(3-3)
關於日本的基督教
我在英國封城期間的教牧關懷和反省
甲子園的榮耀——冠軍的偉大
回應182期〈划向水深之處──鼓山教會於哈瑪星的深情百百款〉一文
你最近的生活,海好嗎?
在59神研班的學習筆記
從團契中我看見
不要小看熱情與使命的威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