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使者雜誌
簡介
雜誌閱讀
出版叢書
購買訂閱
相關網站
聯絡我們
推文:Facebook plurk twitter
新使者雜誌 > 第130期 食 不實在?
字級調整:

特稿
從獵人、傳道人到電影明星——林慶台的見證(上)
我們信上帝,世界無論如何改變,或我們日子改變,也無法改變我們對信仰的追尋。
關鍵字:
作者/陳淑悅 ()
作者/陳育胤 ()

【編按】電影《賽德克.巴萊》的男主角,是長老教會泰雅爾中會牧師林慶台(諾萊.彼厚)。電影大獲成功,他卻不改傳道人本色,四處分享電影工作經驗時,不忘大談信仰與對族人的愛。2012年2月3日他在南投教會見證演講,本刊特別請陳淑悅老師紀錄整理,與讀者分享。因為文章相當長,分兩期刊出。

※電影的成功,出於上帝的作為

基督徒有一個地方可以讓我們舒坦心靈,無論壓力是多麼的重,上帝為我們預備了教會。今天很高興來到這間教會,最近在全台有很多場分享,我會覺得累,尤其是肉體上的累,但是每當我進到每個教會,我非常熟悉的感覺都回來了,精神也都來了。

我剛剛看到這賽德克巴萊的影片片段時,我已經覺得陌生了,因為我已經離開那個片場兩年多了。看著電影片段,剎那間,我認為我自己真是了不起!我覺得自己好帥!甚至在剛剛我看了影片之後,我頓了兩三秒鐘,哇!內心感到好滿足!滿足於我們的成果,我們所努力過的事情。整個過程我都覺得好棒啊!我相信不只是我,連你們應該也有相同的感受。

我必須要說,我們的上帝是很奇妙的神,這影片是耗資七億的大工程,是誰在裡面參與這些事?除了魏導演和我,上帝也興起臨演(大概有三分之一是基督徒)。

總而言之,這個七億大工程電影,是神透過基督徒造就的。

拍攝時,很多演員,尤其是原住民,都嚇到了,為什麼?因為那真實的場景,那房子真的是以前原住民的房子再現,裡面的用具,也是仿造以前原住民的用具,

原住民演員,演戲時看到這些道具布景,哭到不能自己,尤其多位參與拍片的八十多歲耆老,一進到房子裡,看到織布機,女孩子的物品,就跪在那裏一直哭。

我問他們:「為什麼哭?」他們說:我以前就是跟媽媽一樣織布,也用那個背簍背地瓜。」

你們知道那些耆老看到這些東西,他們非常感動,他們以為在他們的有生之年,

再也看不到這些東西,所以這事情代表什麼?這代表這電影的開拍,做到了許多原本人無法想像得到的事,卻成真了!

我今天要跟各位分享的不是莫那魯道的偉大,也不是分享魏導的理想,我要分享的是上帝的作為!

作為一個基督徒,不管信主的時間長短,都要想想我們信主的目的是什麼?上帝是要拯救世上的人,我們在舊約裡看到上帝殺了很多人,為什麼?因為我們人背叛神,就如同以色列,信了主又犯罪,又悔改;信了主又犯罪,又悔改;一而再、再而三。上帝揀選以色列人,以色列人仍悖逆了神。上帝用愛饒恕了以色列人,

是因為其中有很多尊敬又追隨神到底的人比如亞伯拉罕。神真心忠誠的僕人還在以色列當中,神就饒恕了他們。

在新約裡我們見到神的大愛透過耶穌,我們也知道耶穌在新約當中所做的一切,

門徒們甚至也有放棄耶穌的時候,耶穌經過這麼多苦難,回到天國後,還說我在天國等你們。你們要把我做得一切,你們所見的,要傳講到世界的每一個角落。

※父親為福音付上代價

我今天就是這樣,要傳講上帝的福音。我27歲之前,我不是個真正的基督徒。

父親早逝加上早期部落的國民教育與部落文化落差,我國中畢業後就獨自前往都市學習一技之長;在都市受到漢人欺負毆打時,在人家的領域裡也只有壓抑,不得已回到部落後,失志的我開始抽菸喝酒打架鬧事。

但是我父親在民國二十幾年時,他是第一代原住民牧師。父親是在祖父與頭目都反對的情況下堅持基督信仰。當時,不管是我爸爸還是所有開拓者,都曾會受到很大的阻止。那時原住民信的是傳統民間信仰,尤其不能放棄的,就是「一定要殺人頭」。但我爸開始成為基督徒的時候,因為聖經說不可殺人,這兩者就衝突了。

當我爸確信這福音是他所追求的、是他需要的、是他一定要信的,他毅然決然,走了二三十公里到許多原鄉部落,遇到任何人都說耶穌愛你,傳講耶穌的福音。

但是常常遇到那些不信耶穌的人,看不起他、罵他、毒打他、誣賴他。因此,在我父親傳講的這幾年,身上到處都是傷。但我父親已經算很幸運了,當時有很多跟他一起信耶穌開拓傳福音的人,不知不覺消失的人很多,我父親是唯一一個存活的人。現在原鄉部落有這麼多教會,大概是那代的人所建立的成果。

※為什麼原住民總是弱勢?

原住民在台灣歷史上,經過許多時代的變遷,比如日本人殖民,我自己所看見的認知是,日本人要的是台灣的資源財產,尤其是中央山脈的檜木群。因此日本殖民時代,將許多原住民移居到平地(理番政策),賽德克巴萊所描述的也是這樣,霧社事件之前還有太魯閣戰役等,原住民在殖民時期都是這樣被犧牲。

霧社事件發生時,很多原住民互相支援響應的,但當時因為區域的關係,有些太遠無法支援。當時莫那魯道從小看到日本人欺壓自己的同胞,他因此體悟到這件事情不可以再發生。如果不反抗,那我或是我的同胞將來會如何?

我要說的是:什麼在原鄉部落總被認為是弱勢族群?我們在原鄉部落看到原住民生活總是狀況不佳?很多時候這情形不是我們(原住民)造成的,而是因為大環境的改變,被殖民之後,文明的東西進來,我們(原住民)沒有辦法對應或適應,我們被殖民時,沒有自己的文字語言甚至文化,我們變得什麼都沒有,我們是被排除在外的。

我記得我小的時候,開始學習國語,讀ㄅㄆㄇ,對我來說,那不是個容易的東西,泰雅族為什麼要學這東西?對我們來說根本不重要,但是政策如此,我們也只好學了。老師每天都在等你,威脅利誘叫你學習注音國字,這些我們原本不認識的國字,學起來真難,還常常因此一天到晚被打。

這情形不只是我們原住民,閩南和客家人的族群其實都一樣有過這種歷程,這樣被強迫去學習一樣文化或語言的時候,心裡有甚麼樣的想法?那又是多麼大的心靈壓抑?

※因為信仰才有今天

我很感謝神,過去不平等的待遇。在我長大了,我有能力可以報復的時候,沒有選擇報復。因著時代,我們不得不把生活中很多東西改變了,我們把很多文化習俗都改掉或遺忘了。對我們而言,好的地方是,我們也有跟生命有關的改變,那就是接受了基督的信仰,原鄉部落有百分之九十都是基督徒。原住民之中許多人的生活,看不到未來,如果不是教會建立在部落,我相信原住民這種失去目標和未來的狀況會更嚴重。我們信上帝,世界無論如何改變,或我們日子改變,也無法改變我們對信仰的追尋。我們因著信仰才有今天。

※一個不可思議的工程

我相信你們從電影看到的大工程裡,也可以想像裡這是多艱鉅的,一年多的拍攝,還有之前的籌募經費,選演員,訓練等等。我自己參與整個拍片過程,看見這是一個不可思議的工程。

一開始,魏導演是從一本漫畫發現這個歷史事件,原來賽德克族在日本殖民時期有很多不平等的待遇,他就跑去住在南投原鄉部落研究並記錄這些歷史過程。他曾先拍預告五分鐘的影片,籌募此片的經費,但經費太少,只能先放棄拍攝此片計畫,先拍海角七號。感謝主,因為海角七號的成功,讓魏導打開知名度,並有更多的資金可以繼續籌畫賽德克巴萊的電影。

開始籌備所有規畫做完之後,開始真正著手時,他也自問:如此大的資金和工程,是否能完成?但是這是魏導的裡想,他將理想變成行動,但心裡依然懷疑,不知道之後的整個拍片過程,是不是可以完成,是不是能成功?

※成為莫那魯道

他會找到我,是因為在他開始籌備找演員時,花了很多時間去找適合的演員,

尤其是電影中靈魂人物莫那魯道。他挑演員標準條件都很高,找演員的時候吃足了苦頭,每到部落都會吃釘子,有時候還被懷疑是騙子,很長一段時間不停地受到挫折。

他有一天到花蓮找場景,到了玉山神學院。遇到我弟弟,他是玉神的老師,告訴魏導:「你若要到原鄉部落,最好請熟悉部落的人帶你去,比如牧師,比較會被接受。」我弟又告訴魏導:「說你要去的南澳部落的男人都不錯,很高又很帥!你去南澳的時候,先去找牧師,讓他帶你去找人。」然後我弟就介紹我這個牧師帶他去找演員。

我弟問魏導希望怎樣的人?魏導說:「大概四五十歲,身體非常慓悍,眼神很殺的,手掌要很大,背要很壯,腿要這麼粗,但是人要瘦瘦的,大概要一百八十公分,七十幾公斤。」然後我弟弟就說:「我哥哥有這個條件喔!不然你去南澳的時候去看看他一下。」但我從我弟身上得到的消息是說,要帶導演去部落裡找演員,還要記得先煮個飯給魏導吃,這沒問題的啦!我是個獵人,我的冰箱裡有很多山產:山豬、飛鼠、山羊、山羌、老鼠......,很多東西。

我是獵人,我的工寮裡有很多獵來的什麼山豬獠牙或獵物的枯骨等等,也有獵槍弓箭等,導演進到我工寮,他可能嚇到了。我有一個自己做的番刀,他看到可能想說:「這個人啊!不得了喔!」他們參觀工寮時,我不知道他們已經來了,也不認識。我瞄了魏導一眼,結果他就一直看我,把我從頭看到腳,就從腳看到頭!老婆跟我說:「魏導他們來了!」那時有一高一矮的兩人,我就看著高的那位說:「魏導你好!」結果是認錯人,矮的那位才是魏導啦!

我們一起吃中飯,我本來想說一邊吃飯一邊跟他一起計畫等一下去找尋演員的行程,因為我們有七個村,要好好安排。結果他一直不提這件事,反而一直跟我談霧社事件,到後來他才把他的想法說出來:「牧師,其實你可以來演。」我想他一直看我的眼睛,大概是覺得真的很殺!

※辛苦的訓練

魏導希望我能參與當演員,其中過程相當曲折。我本來不太願意,想說先敷衍他們,但是他們相當堅持,一定要我認真答應,然後叫我去羅東高中體能訓練,

還叫我要記得帶浴巾去擦汗。

一開始就來個瑜珈老師,骨頭要扭來扭去,三個小時都沒休息,一個動作就讓我受不了,我那時96公斤耶!連伏地挺身都不能作,因為肚子很大會

同作者相關文章:
從獵人、傳道人到電影明星——林慶台的見證(下) (第 131 期)
從獵人、傳道人到電影明星——林慶台的見證(上) (第 130 期)
影響我一生的文化長青團契 (第 124 期)
曇花一現的繁華之城—玻利維亞波托西 (第 162 期)
訪立陶宛十字架山 (第 153 期)
參與第五十二屆神研班雜感 (第 147 期)
從獵人、傳道人到電影明星——林慶台的見證(下) (第 131 期)
從獵人、傳道人到電影明星——林慶台的見證(上) (第 130 期)

原文來自 http://newmsgr.pct.org.tw/magazine.aspx新使者雜誌 第 130 期 食 不實在? (58-63頁)
新使者雜誌 The New Messenger  130期  2012年  6月 食 不實在? 130
本期主題:食 不實在?
發行日期:2012/6/10
食 不實在?
上帝國的飲食
「基因改造食品」面面觀
馬鈴薯vs. 在地食物
食物生產對環境的影響
改變世界從吃開始——《美味代價》的啟示
老闆,來一顆幸福的好蛋!
回家種田
吃、工作方式與生活──三件看似不相關的事
一起吃飯
好「食」在的淡江長青學舍生活!
備餐分享
日治時期主日學和教會公報的耕耘者——潘道榮牧師
從獵人、傳道人到電影明星——林慶台的見證(上)
淺談使徒行傳中的「方言」現象
請主搶救迷失t?家己土地頂e台灣母語
原來,?一直都在
第一次參加神研班的心得
從學員到籌委——神研班「讀經運動」的迴響
我也想放一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