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使者雜誌
簡介
雜誌閱讀
出版叢書
購買訂閱
廣告刊登
相關網站
聯絡我們

推文:Facebook plurk twitter
新使者雜誌 > 第148期 未來,一直來
字級調整:

台灣教會人物檔案
向謝緯學習
他以聖經中「施比受更為有福」的教訓,真正落實於生活中,濟助弱勢、淡泊名利,且奉行終生。
關鍵字:
作者/陳金興 (長榮大學台灣研究所碩士)

這是無報酬的工作,但是我覺得很高興就對了。── 謝緯

※謝緯精神的傳承

鳳凰花開的6月,是學校舉行畢業典禮的季節,謝緯牧師/醫師(1916-1970)也在45年前的這個時候,自人生舞台卸下重擔,畢業了!

一生充滿傳奇際遇的謝緯,9歲時的一場病,讓他決定將自己獻給神,為主做工。他在台南神學校(今台南神學院)完成神學教育之後,隨即赴日就讀日本東京醫科大學。1945年遇美軍大肆轟炸東京,他逃難到仙台。因為一顆未爆彈落在其隔壁房間,他嚇得趕快跑入墳場。坐在夜空下的墓碑上,謝緯平靜地思索著:「我在逃避什麼呢?當然不是上帝。但若我是在逃避人,那麼我又如何能幫助他們呢?」

那天晚上,謝緯下定了決心,他要把自己完全交託在上帝的手裡,他的生命屬於祂,從此以後,謝緯永遠不再逃避任何一項挑戰。

謝緯於1945年深秋在日本與楊瓊英(1921-)醫師結婚,1946年返台之後,就開始以他身兼牧師與醫師二種角色,藉著醫療義診的社會實踐,回應幼時對上帝的呼召,從山區到海邊,從清晨到滿天星斗,甚至到其生命終點。因此,印記了五、六十年前在台灣中、南部一段令人難以忘懷的醫療史事。

1970年6月17日中午剛從埔里義診回來不久,謝緯又自行開車從南投趕往二林為急診病人開刀,不幸途中於南投縣名間鄉發生車禍,息勞歸天,得年55歲。離家之前留給太太的最後一句話:「我必須在二點之前趕到二林。我如果慢一分鐘到醫院,病患們便會多痛苦一分鐘,我不能讓病人多受一分鐘痛苦。若是我能早一點到,甚至可以多救一條生命。」

謝緯雖然離我們而去,但是,他對台灣的教會、社會、弱勢族群的犧牲貢獻,堪稱典範人物。因為他是醫生,也是牧師,自有其觀察角度與感想,所以對醫師及神職人員有特別的期許。 事實上,謝緯的生命故事,及其生命的價值取向,值得我們以一顆受教的心,再次反思與學習,並將「謝緯精神」傳承下去,留給後代最好的遺產。這樣,無論以甚麼方式來懷念或記念謝緯,才有實質的意義,不致徒具形式。

※超越金錢的價值

(1)   醫生

金錢、財富是每個人都喜愛的,有些人甚至將追求財富奉為一生奮鬥的目標,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甚且因而兄弟鬩牆、親人反目、朋友失和。金錢上的「足夠」標準,確實因人而異。謝緯夫妻倆皆為醫生,又是自行開業,理當財源滾滾,可享榮華富貴一輩子,他又何苦要犧牲家庭,放棄享樂,而上山下海去面對肺病、小兒麻痺及烏腳病患者?如果以賺錢的角度來看,對一位自日本、美國習醫歸國的謝緯而言,他的確是很傻。但是,他以聖經中「施比受更為有福」(使徒行傳20:35)的教訓,真正落實於生活中,濟助弱勢、淡泊名利,且奉行終生。

身為醫生的謝緯常說:「不要把醫術當作算術」,他心中所想的,只是要把病人醫好,為社會做更多的事。謝緯常感慨地說:「醫生們成了奸巧。近來醫生不是為了救治患者的病苦,而是為了致富享樂行醫,更不關心社會全體的衛生、醫藥制度如何。許多醫生拒絕晚間被請做緊急出診,他們為要避免醫療糾紛,或較麻煩的患者,將醫術變為算術。」

相對於以上情形,謝緯言行一致,並以身作則:「昨天被叫起三次,因而早上晚點起床,差不多七點五分,所以就趕快洗臉,以便赴早上七點的家庭禮拜。像這種很冷的晚上被人叫起來二、三次,身體實在是很累。但是我還是要這麼做。若是因為自己的懶惰,本來應該可以被救的患者,讓他沒有時間可以被救的時候,我就覺得對不起這個患者。雖然很累,但也是要起來,若不這樣做的話,我對我的良心過不去。」

(2)牧師

「我們教會的牧師有很多點要向天主教的神父、修女學習,就是要做超越金錢的事。或許那些神父都獨身又沒有兒女,沒有家族,他們卻很會奉獻。我們台灣教會的牧者因為有家庭的關係,很注重金錢,好像薪水越多的牧師就很行的一種錯覺。所以要聘請牧師時,要用高一點的薪水。大部分的牧師都會跑去薪水高的教會,而對這些比較草地、比較不能發多一點薪水的教會,要關心這些弱小教會的人較少。」

這一段對於神職人員「鍼砭時弊」的話,可是「一針見血」,也道出人性脆弱的一面。從世俗的角度來看,牧師也是人,亦存有七情六慾,有時無法跳脫人情的羈絆,以及世俗的誘惑。尤有甚者,有些牧師利用「職權」獲取錢財與地位,或者為了謝禮(薪水)的多寡而與教會長、執「錙銖必較」,產生尷尬的場面,甚至起衝突,亦時有所聞,造成教會的分裂。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既然已經「獻身」成為神的僕人,是否應以耶穌的教訓,看輕世俗的一切,盡心盡力成為一個「好牧者」,生活上的開銷,只要「夠用」即可?然而,就如謝緯所言,牧師是有家庭的,有些牧師本人也許可以不把「牧師」視為一種「職業」,但是,他克服得了由於微薄的謝禮,導致家庭的經濟壓力嗎?或者,他敵不過世俗的一切,也跟著「利慾薰心」?這實在是一個活生生的挑戰。

謝緯對於「牧師」所提出的「警語」,在經過45年後的今日觀之,情況改善不多。在此,無意輕忽金錢的重要性,只是,面對金錢的態度,可從謝緯的觀點之中,意會出其語重心長的感慨與期許。

※生命的共同體

謝緯以謙卑之心,委身醫療宣教。謙卑,不是小看自己的能力,而是少想到自己,多想到別人。謙卑的人,專心服事他人,不全為自己著想。也就是說,要學習服事人,就必須先看輕自己。謝緯在日記上寫著:「因為我知道為主做工的單純和快樂,不是偉大才是尊貴,才是重要。為主做工就是要『看無自己』來事奉神。為了社會來事奉比較重要。這不是說我不能做偉大的人而自我安慰或辯解。雖然我不是偉人,但卻做了有價值的工作,在那裡面可看出很有意義。」

謝緯的「工作量」實令人難以置信,尤其在他過世前的10年期間,估計一個禮拜之中所跑的醫療行程,包括遠至埔里、二林及台南北門,至少400公里以上,難怪他會說:「死了,就可以休息。」家人幾度要謝緯多珍惜自己的身體、捨棄一些工作時,他卻說:「趁我還強壯有精神時,多做一些事。凡是珍惜生命的人,必喪失生命;凡是為主耶穌喪失生命的人,必會得到永生。」

一個人若要成就其一生事業,就算他是絕頂聰明、才華橫溢,也絕不可能以單打獨鬥的方式達成,也就是說,不能過度依賴「個人力量神話」(myth of potency)。因此,謝緯身旁也存在著許多「無名英雄」在背後支持他、幫助他、影響他。如母親吳上忍、夫人楊瓊英、孫理蓮(Lillian Ruth Dickson)、大哥謝經、弟弟謝綸(1919-)、醫療團及醫院的醫師、護士、教會的牧師、長執、朋友等,無法一一盡數。這些背後的無名英雄,也就自然而然地形成謝緯在醫療宣教事工上的「生命共同體」。其中,前三位女性對謝緯的影響極深:

第一位是「信仰上」的奠基者─母親吳上忍。謝緯的基督教啟蒙教育,形塑其「在我生命中最偉大的力量,乃是上帝的存在」之信仰基石,促成日後決志獻身醫療宣教的動機。他並以《聖經》的話語做為服務人群的最高準則,學習耶穌的榜樣,以「洗腳精神」進入貧困的偏遠地區,與「病」為伍,幫助弱勢。

第二位為「生活上」的賢內助─夫人楊瓊英。為了讓謝緯能夠在醫療宣教事業上盡心盡力,自1946年與謝緯回台之後,楊瓊英盡她所能地幫忙謝緯,讓他能實現與完成幼年對神的誓約。在家除了要照顧四位小孩及婆婆之外,還要看診醫病,擔負家計重任及對外奉獻。由於她如此辛苦的內外兼顧,才讓謝緯能夠「無後顧之憂」地在外「趴趴走」從事醫療義診。

第三位就是「事業上」的推手─孫理蓮女士。謝緯一生的醫療宣教事工,幾乎都與孫理蓮有關(二林基督教醫院除外)。比如1950年參加門諾會山地醫療團義診、1951年至美國進修外科三年、1955年兼任埔里基督教醫院創院院長,以及1960年開始前往台南縣北門烏腳病院義診開刀等。這也印證了前面所說的,一個人的成就,絕非單憑個人的才智可及,它是集眾人的力量,並為共同建立的「價值」而一起努力的。

※謙卑與上主同行

王先生是一位生意人,因為經商需要調頭寸,他去向銀行要貸款1萬元週轉。銀行主管說,如果要貸款的話,需要找兩位保證人擔保。王先生就去詢問他的親戚朋友幫忙,但是,保證人是要負連帶責任的,遍尋無人願意作保。幾天後,因為資金需求孔急,他跟銀行主管說,找不到兩位保證人。遲疑了一下子,王先生突然問說:「如果請大同醫院的阿緯先可以嗎?」銀行主管也眼睛一亮,對這位生意人說:「如果是謝緯醫師的話,他一個人作保就夠了。」

於是,王先生很不好意思地去向謝緯說明事情原委之後,拜託他做銀行貸款的保證人。謝緯聽完之後,即進入房間,拿了1萬元給這位先生週轉,要他不必去銀行借錢了。並對王先生說,你認真去做生意,不用急著還錢。

過了一年,這位生意人賺了錢,拿著當初向謝緯借的1萬元來要還債。謝緯拿下那包錢之後,請他在客廳等一下,即走進房間,再多放1萬元於那包錢袋之中,出來再把那包錢還給這位生意人,並說,裡面有2萬元,你拿去再好好做你的生意,錢不必還了。

謝緯實踐了聖經的教訓:「凡有的,還要加給他,叫他有餘;凡沒有的,連他所有的也要奪去。」(馬太福音13:12)

10年前的2005年6月17日,謝緯的遺族在南投市自家舉行謝緯逝世35週年紀念禮拜,牧師娘楊瓊英醫師隨後即表示,以後自家將不再舉辦類似的活動,免得勞師動眾,浪費各位寶貴的時間。亦即,謝緯是神的僕人,他只是做他該做的事罷了,不值得如此大費周章地辦活動記念他,只要在心裡懷念謝緯就好。同時,牧師娘也表示,位於埔里鯉魚潭畔的肺病療養院,包括土地及建物已於1981年全數捐獻給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1986年改建成現在的「謝緯紀念青年營地」,也將全權交由總會經營及管理。是故,謝緯家族及謝綸長老家族也在5年前即辭謝擔任該營地董事或其他職務。

這是謝家低調且謙虛的想法與做法,此舉,更傳承了謝緯「甘願做戇人」的精神。在記念謝緯安息主懷45週年的同時,我們也可以再次思考這句話:「當我們擁有越多的時候,為甚麼給的反而更少?」

謝緯 小檔案

●1916年  3月2日出生於日治時代台中州南投郡南投街。

● 1922年  就讀南投公學校。9歲時的一場病,讓他立志獻身給神。

● 1928年  小學畢業。就讀州立台中一中。

● 1933年  台中一中畢業。高校考試落榜。

● 1934年  就讀台南神學校。

● 1938年  神學校畢業。赴日習醫。

● 1942年  畢業於東京醫學專門學校(今東京醫科大學)。

● 1945年  在日本與楊瓊英結婚。

● 1946年  自日返台。

● 1947年  擔任南投縣名間鄉赤水教會義務傳道三年。

● 1949年  受封立為南投基督長老教會牧師。

● 1950年  參加門諾會山地巡迴醫療團,進入偏遠山區為原住民義診。

● 1951年  隻身前往美國東部進修外科手術三年。  其間為籌劃肺病療養院興建事宜,積極募款。

● 1954年  自美進修返台。

● 1955年  兼任「基督教山地中心診所」(埔里基督教醫院前身)首任院長。  在埔里創辦「基督教肺病療養院」。  協助開拓南投縣中寮教會,並前往義務講道。

● 1960年  任南投教會第二任牧師。  兼任台南縣「北門憐憫之門免費診所」義務醫師。

● 1961年  擔任長老教會台中中會沿海醫療團主席。

● 1964年  創辦彰化縣二林基督教醫院(今彰化基督教醫院二林分院)。

● 1966年  被推選擔任第36屆台中中會議長。

● 1967年  擔任第七屆南投縣醫師公會理事長。

● 1968年  受推選為台灣基督教長老教會總會第15屆副議長。

● 1969年  受推選擔任台灣基督教長老教會總會第16屆議長。

● 1970年  擔任彰化基督教醫院代理董事長。   6月17日從南投自行開車前往二林為病人開刀途中不幸車禍身亡。

● 1992年  獲追贈第二屆「醫療奉獻獎」,由夫人楊瓊英醫師代表受獎。

同作者相關文章:
向謝緯學習 (第 148 期)
素描吳震春 (第 135 期)

原文來自 http://newmsgr.pct.org.tw/magazine.aspx新使者雜誌 第 148 期 未來,一直來 (50-56頁)
新使者雜誌 The New Messenger  148期  2015年  6月 未來,一直來 148
本期主題:未來,一直來
發行日期:2015/6/10
未來,一直來
站在宣教150周年的折點,省思與展望教會的影響力
台灣社會的鹽與光
教會社會服務的趨勢觀察
女人的家和天下──婦女角色的可能想像和展望
長老教會的青年掙扎
青年夢想的教會未來:讓教會用愛連結
強化中會: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教制的立場與理想發展
我們是誰
單純的愛­──加爾各答紀行
愛與陪伴──擁抱上帝的話
向謝緯學習
當正義顯為殘酷與不人道
有溫度的書:《無法送達的遺書》
生之他者:《在我離去之前》讀後
是神的安排
青少年ê台灣母語異象
別和聖經裝熟的讀經運動
原來你離我好近
去吧!活出佳美的腳蹤
一座寶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