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使者雜誌
簡介
雜誌閱讀
出版叢書
購買訂閱
相關網站
聯絡我們
推文:Facebook plurk twitter
新使者雜誌 > 第37期 教會流行趨勢
字級調整:

慶祝現代中文譯本聖經修訂版出版特輯(下)
「現代中文譯本」與「和合本」之比較:以撒母耳記為例
關鍵字:
作者/張德麟 (現為中央大學中文系所副教授,本刊總編輯。)
(一)讀現代中文譯本的第一印象,感覺它跟和合本的最大不同是:語言的表達方式。這種不同,依筆者的管見來自兩處:一是現代中文譯本的基本翻譯方向就是要以「現代中文」(註一)表達。這樣的目標自然會跟1919年完成的和合本產生差異。因為時間的因素,確實會使翻譯的語言產生極大的不同。二是現代中文譯本的翻譯原則強調「動力(實質的)相等勝於形式的相投合」(註二)。這個原則用另一種方式表達即「意義相符,效果相等」!(註三)。這樣的翻譯原則基本上認定,不能傳達的信息是沒有價值的。依據這樣的信念所翻出來的經文,自然會跟和合本某些有直譯傾向的語句呈現不同了。本文以撒母耳記為例,闡述上兩種差異,以就教於高明。

(二)從現代中文譯本努力要以「現代中文」表達的角度說,現代中文譯本是相當成功的。1981年,中華民國聖經公會出版了一部「綴網集」。這本書收集了二十多篇作家讀現代中文譯本的讀後感。他們幾乎一致地表示,現代中文譯本最大的成功處是在譯文流暢、語意清晰。例如,「好得無隙可擊,文字流暢而優美」(張拓蕪),「一看就明白,一聽就了解」(李涵瑛),「與當今文學,生活語言貼緊」(菩提),「果真達致了清新、明白、曉暢的效果」(蓉子),「可以成為人人學習純正白話文的基礎讀物」(子敏),「文字簡明可讀」(小民),「文筆流暢優美」(朱佩蘭)(註四)以下我們以撒母耳記為例,列出三種情形,將現代中文譯本跟和合本對照,以見現代中文譯本這方面的特色。

1.和合本譯文目前可能產生歧義者
  和合本有些譯文,目前讀起來可能會產生歧義,即,產生跟原作者想傳達的信息不同的反應。遇到這種情況,現代中文譯本就顯現出它的特色。例如(註五):撒母耳記下一章13節:「大衛問報信的少年人說:『你是那裏的人?』他說:『我是亞瑪力客人的兒子。』」這段記載中,有一句「我是亞瑪力客人的兒子。」這句話現在的讀者可能讀成:亞瑪力是人名,他有一個客人,句子中的「他」是這個客人的兒子。之所以會產生這種歧義,理由在「客人」一詞。「客人」的一般用法是在到別人家作客時,相對於主人的自稱(或主人對此人的稱呼)。但用在到別的國家作客時,一般的用法是「僑居」,自稱是「僑民」,住的地方則稱「僑居地」。因此,現代中文譯本是這樣翻的:「我是亞瑪力人,是住在你們國中的僑民。」這樣的翻譯是不會產生分歧的解釋的。

  又如撒母耳記下二十一章16節:「偉人的一個兒子以實比諾要殺大衛……。」這句話中有「偉人」一詞。「偉」當然有「大」的意思,例如廣韻就說「偉,大也。」但當我們把「偉」、「人」二字合在一起時,指的是有豐功偉蹟的人。例如魏志鍾繇傳:「此三公者,乃一代之偉人也。」而目前的普通用法也都用這個意思。因此若將原文指的巨大的人翻成「偉大」,可能會引起不必要的聯想,這一節現代中文譯本的翻譯是適當的:「有一個巨人叫以實‧比諾;他……想殺死大衛。」

2.和合本譯文語意不清者
  例如撒母耳記上九章13節:「……因他未到,百姓不能喫,必等到他先祝祭,然後請的客纔喫……」這段譯文中,「請的客」三字語意不清,原文指「賓客」,因此現代中文譯本譯為:「……民眾必須等他來,因為他得先為祭物祝福,他們才可以吃東西。」

  又如撒母耳記上十二章2節:「現在有這王在你們前面行。我已年老髮白,我的兒子都在你們這裡。我從幼年直到今日都在你們前面行。」這段譯文出現兩次「在……前面行」,此詞語的語意不清楚。現代中文譯本則清楚地譯為:「現在,你們有王來領導你們。至於我,我已年老髮白,我的兒子們都跟你們在一起。我從年幼到現在,一直領導你們。」

3.和合本所譯的中文,目前已不常(或不再)使用者
  這種例子甚多。我整理出來,放在案前參考的就有三十多則,僅舉數則如下。

  撒母耳記上十二章21節:「若偏離耶和華去順從那不能救人的虛神是無益的。」目前已無人使用「虛神」一詞,現代中文譯本譯為:「不要追隨假神;他們不能幫助你們,援救你們,因為他們是假的。」又如撒母耳記上十四章15節:「於是在營中、在田野、在眾民內都有戰兢,防兵和掠兵也都戰兢,地也震動,戰兢之勢甚大」。現代的詞語已不用「防兵」、「掠兵」。而且「戰兢之勢甚大」也不是現代中文。現代中文譯本此節譯為:「所有在田間的非利士人都驚恐萬狀;防衛兵和突擊部隊也都喪膽,地震動,一片恐慌!」又如撒母耳記上十四年52節:「掃羅平生常與非利士人大大爭戰。……」「大大爭戰」不是現代用法,現代中文譯本譯為:「掃羅一生跟非利士人常有激烈的戰爭,……」又如撒母耳記上十六章12節:「……他面色光紅,雙目清秀,容貌俊美。……」這是一段大衛長相的描述,其中「雙目清秀」造語奇怪,因目前無人用「清秀」描寫眼睛。現代中文譯本此節譯為:「……他是個英俊的青年,雙頰紅潤,眼睛炯炯發光。……」再如撒母耳記下七章1節:「王住在自己宮中,耶和華使他安靖,不被四圍的仇敵擾亂。「使他安靖」不是現代中文,現代中文譯本譯為:「大衛王住在宮中。上主使他享太平,不受仇敵的侵擾。」

(三)翻譯者非但要對原作者負責,也要對讀者負責。但,怎樣才算盡責呢?直譯者對原作好像是盡責了,但對讀者是不負責的。現代中文譯本的譯經原則如前所述是「意義相符,效果相等」的動力的翻譯觀。這種翻譯觀對原作者,對讀者都是負責任的。這種翻譯觀用翻譯家思果的話說,即,「切不可譯字,要譯意,譯情,譯氣勢,譯作者用心處。」(註六)現代中文譯本應用此翻譯原則與和合本某些地方比較起來,自然很不一樣。例如:

1.撒母耳記上二章1至11節是哈娜的禱告詞,這是詩歌體,和合本譯為:
  哈拿禱告說:
  我的心因耶和華快樂;
  我的角因耶和華高舉。
  ………
  將力量賜與所立的王,
  高舉受膏者的角。

  現代中文譯本則譯:
  哈娜禱告說:
  上主使我心裏充滿喜樂;
  上主使我抬得起頭。
  ………
  他要賜能力給他所立的主,
  使自己選立的君王昂首凱旋。

  這首詩以「角」開始,以「角」收尾。和合本譯「角」是直譯。但如此翻譯對讀者沒有幫助。角是動物的頭的一部分,作者在此以部分代替全體,他寫「角」,事實上指的是「頭」。現代中文譯本將首句翻成「……上主使我抬得起頭。」以色列的婦女以無法生育為羞恥。如今哈娜生了撒母耳,故言「上主使我抬得起頭」。末句則翻為「……使自己選立的君王昂首凱旋」。(「高舉受膏者的角」是使君王勝利的意思,現代中文譯本因此譯為「使自己選立的君王昂首凱旋」)現代中文譯本這樣的翻譯是「意義相符,效果相等」的翻譯。

2.撒母耳記上十四章19、20節和合本譯為:「掃羅正與祭司說話的時候,非利士營中的喧嚷越發大了;掃羅就對祭司說:『停手吧!』掃羅和跟隨他的人都聚集,來到戰場,看見非利士人用刀互相擊殺,大大惶亂。」現代中文譯本譯作:「正當掃羅對祭司說話的時候,非利士營帳中越來越混亂;掃羅對祭司說:『我們來不及求問上主了!』於是掃羅率領他的軍隊衝進戰場,攻擊非利士人;非利士人一片混亂,互相殘殺。」

  兩種版本最大的差異處在19節。和合本譯「停手吧!」現代中文譯本則譯「我們來不及求問上主了」這句話的背景是以色列人與非利士人交戰。交戰前,掃羅召見祭司亞希亞,要他將內裝聖籤的以弗得帶來。當非利士人營帳混亂之聲傳來時,掃羅不耐煩等待聖籤的指示。因此他止住祭司的手:「停手吧!」「停手吧」是詞句的翻譯,但如果從脈絡連貫一致的觀點看,這裏的內在意義是現代中文譯本所譯的「我們來不及求問上主了」。

(四)總之,以上所論和合本與現代中文譯本的兩點不同,正好是現代中文譯本的特色。這兩樣特色不只幫助我們對上主有更清楚的認識,而且對非基督徒也是深具意義的。因為,聖經的譯文不只要讓基督徒清楚明白;也要讓非基督徒讀來全無隔閡。也唯獨這樣的譯法才能讓所有的人能通過這些譯文,認識且經歷活活的上主。
註釋:
一、以 Dr. Nida 為首的一群專家曾擬定一篇「國語新約翻譯指導原則」。房志榮神父曾將它部分發表於「神學論集」。在「原文與譯文之間的關係」一節,列有六點:

1.動力的(實質的)相等勝於形式的相投合。

2.脈絡意義的連貫一致勝於詞句的一致。

3.口語形式勝於書寫的形式。

4.中學程度(或十八至廿五歲)的人所用的話勝於比他們更老或更年輕者所用的話。

5.今日較普遍的國語勝於地區性的、各教派的、或較傳統式的國語。

6.譯文必須讓基督徒和非基督徒同樣能懂。見房志榮,「新約全書『現代中文譯本』的來龍去脈」,神學論集第二十六期(台中,光啟出版社,民國六十五年),頁六一四以下。筆者認為上述六點除了一、二兩點外,即在強調翻譯的語言必須是「現代中文」。

二、見同上。

三、許牧世教授對此譯經原則曾有專章討論,可參閱。見許牧世,經與譯經(香港:基督教文藝出版社,1983),頁一四四以下。

四、小民編,綴網集(台北:中華民國聖經公會,民國70年)。

五、以下所引,和合本、現代中文譯本相對照者,若未明示,和合本皆列於前,現代中文譯本皆列於後。和合本本文用1988年出版的新標點和合本;現代中文譯本則用1995年 的修訂本。

六、思果,「翻譯要點」,翻譯論集(香港:三聯書店,1981),頁一三五。
同作者相關文章:
【台灣教會史ê台文筆記3】不時刊做伙ê廣告(下) (第 159 期)
【台灣教會史ê台文筆記3】不時刊做伙ê廣告(上) (第 158 期)
【台灣教會史ê台文筆記3 】莊松榮ê「全鹿丸」kap蘇振輝ê「人生醫院」 (第 157 期)
台灣教會史ê台文筆記 2 ─ 南中東門教會、潘道榮、淡水教會 (第 156 期)
台灣教會史ê台文筆記1 得恩堂與補腎丸 (第 155 期)
《鄭兒玉牧師ê文化思想Kap推動:1961-2002母語寫作所顯出- -ê》序 (第 139 期)
《新使者》二十年雜感 (第 121 期)
編者的話 (第 76 期)
編者的話 (第 75 期)
編者的話 (第 74 期)
編者的話 (第 71 期)
編者的話 (第 67 期)
編輯者的話 (第 66 期)
編者的話 (第 63 期)
編者的話 (第 54 期)
編者的話 (第 53 期)
編者的話 (第 52 期)
編者的話 (第 51 期)
編者的話 (第 50 期)
編者的話 (第 49 期)
編者的話 (第 47 期)
編者的話 (第 46 期)
編者的話 (第 43 期)
編者的話 (第 42 期)
編者的話 (第 41 期)
編者的話 (第 40 期)
編者的話 (第 39 期)
編者的話 (第 38 期)
編者的話 (第 37 期)
「現代中文譯本」與「和合本」之比較:以撒母耳記為例 (第 37 期)
編者的話 (第 36 期)

原文來自 http://newmsgr.pct.org.tw/magazine.aspx新使者雜誌 第 37 期 教會流行趨勢 (60-64頁)
新使者雜誌 The New Messenger  37期  1996年  12月 教會流行趨勢 37
本期主題:教會流行趨勢
發行日期:1996/12/10
目錄s/
編者的話
教會的流行名詞
台灣教會新興流行現象小史
教會流行現象的背後
小組教會簡介
小組教會
進入末後世代
靈恩運動的提醒
教會增長的異象──以「磐頂教會」為例
教會真實的裝飾
以生命服事台灣──唐納生
談B. B. Call的流行
概念看得見,封面更體面
何謂「異端」
愛梅的願望
"愛情"
禮拜天是「安息日」嗎?
敏姑的玉蘭花
從于楓談起
現代中文譯本聖經與講道
永續不斷的啟示──記使用現代中文譯本聖經的感想
「現代中文譯本」與「和合本」之比較:以撒母耳記為例
「多元」的鬼怪觀 VS.「一元」的驅魔術
激情過後──也談「網路發燒」
廣播事工之我見
世界學生基督徒聯盟(WSCF)亞太區S.E.T.研討會--人權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