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使者雜誌
簡介
雜誌閱讀
出版叢書
購買訂閱
相關網站
聯絡我們
推文:Facebook plurk twitter
新使者雜誌 > 第60期 教會有性別嗎?——她的教會?他的教會?
字級調整:

神學淺說
以歷史觀點看對「異端」的不容忍
關鍵字:
作者/王貞文 (現為德國Bielefeld神學院博士班學生)
  十多年前,我在大學參加校園團契,當時,靈恩的旋風正開始影響年輕的學子。我很快地感受到,參加靈恩運動的人,與接受傳統信仰的人,生活態度開始有點不同:受靈恩運動影響的弟兄、姐妹們,禱告越來越勤快,對「世俗的小學」,也就是人文知識與社會批判,越來越看輕,對傳統的教會,則視之為罪惡的淵藪。留在傳統信仰陣營的弟兄、姐妹們,則埋怨這些終日禱告的人,不再認真分擔團契的組織與行政工作。在埋怨與不滿中,也有人開始用粗淺的神學角度去批判靈恩運動者,認為他們信仰與生活不一致,信仰的重心不平衡,對福音的廣傳沒有幫助等等。雖然表面上,大家都還是一團和氣,但我已經經驗到兩種不同的信仰模式的抗爭,大家隱約之間,互相把別人判為「異端」了。

  也是在這樣的情況下,我第一次經驗到,因為我的長老教會背景,而被視為「異端」的情況:當我在一次同工會中,建議邀請長老教會的牧者來培靈的時候,不但遭到會長非常嚴厲的拒絕,還被加了一句:「我們需要的是擁有純正信仰的人。」然後,在同工禱告會中,一位同工大聲而懇切地禱告說:「求神釋放長老教會青年的心,讓他們轉向真道!」聽起來,很像是中古時期的異端審判所的宗教裁判官的禱告。

  這讓我第一次認真去想我的基督徒身分認同的問題,原來,當基督徒不只是在其他的宗教信者面前,必須為自己的信仰辯護,就是在同為基督徒的人當中,還得與自己被視為「異端」的信仰傳統對話,並且得決心為這樣的傳統受苦。而當我挺身為自己的信仰傳統辯護時,我無形中也會將批判我的信仰傳統的人的信仰模式,看為是「另一端」,是「異端」。

  當我開始認真地唸教會歷史時,才發現,我的經驗,其實在歷史上是不斷出現的。不同的信仰潮流互指別人信仰不純正,想盡辦法要糾正人家,是史上常例,因為所有的思潮與信仰模式,都在爭取成為「正統」。有組織的大教會用神學論辯,也用政治力量,「糾正」被視為異端者。反抗著傳統潮流的許多小教派或信仰運動,則用富侵略性的言行,努力要與被他們視為「不正確」、「墮落」的教會組織劃清界線,在他們所畫的小圓圈中自稱是唯一的真理。

  在多元文化的現代台灣社會,這種互指異端的問題很常見,造成信徒的困擾、教會的傷害,也讓非基督教徒看得傻眼。在中世紀要邁入現代世紀的時候,人文學者伊拉思莫斯曾努力呼籲容忍,將這種對異端者不容忍的態度視為落後。但是,用歷史的觀點來看,對異己無法容忍是人性普遍現象,教會的發展不免要受到人性的限制,這不是以單純地呼籲容忍可以解決的。我們必須進一步去誠實地面對這個限制,深入分析這個現象,也許從中,我們可以得到一些通向和平對話的路徑。這是教會歷史的研究可能可以對現代社會有所貢獻之處。

一、異端是定義問題
  籠統地說,「異端」是「正統」的反義詞,是站在「正統」的觀點下,「錯誤」的教導。我們可以這樣想像:「正統」規定了一個圓心,畫了一個圓,在這個圓周上,或是在圓周之外的思潮與運動,就成了「異端」。

  問題是,這個圓心不是恆定不動的,不同的時代,不同的挑戰,會讓這個圓心輕微地移動,也會讓這個圓圈擴大或縮小。比如說:在宗教改革時期,羅馬教廷畫的圓,包容了買賣聖職的不當行為,卻將馬丁路德等人的新思潮畫到圈外,判為異端。現在,教廷與信義宗卻能夠一同接受馬丁路德的「因信稱義」的教義。在普世教會的對話中,圓圈越來越大。

  不只在時間的面向上,這個圈圈會改變,不同的信仰團體,各有不同的圓心,畫的圓也大小不同。教廷有它的圓心,宗教改革的教會有它的圓心,許多被稱為「小派」的教會,如浸禮派的團體,或是貴格會等,也有他們自己的圓心。激進的福音派團體所畫的小圓圈,可能將天主教廷排除在圓圈之外,教宗成了大異端。在聚會所的觀點裡,有組織的傳統教會是走錯路的信仰團體。異端不異端,變成是定義的問題。看你是站在哪一個時代,哪一個信仰團體中在作定義。

二、追求正確的教義的論辯
  異端的定義,其實是源於對「正確的教導」的追求與論辯。在論辯當中,共識逐漸形成,但也會出現激化的意見衝突,當某一觀點成為主流時,其他的想法常就被視為是「異端」。
成為教會主流觀點的想法,被寫成「信經」、「信條」與「教義問答」,成為教會定義自己是誰的基本觀點。不符合「信經」的信仰,往往就被視為異端。

  初代教會對這些「異端」起先只是很溫和地用講道,用宣導與護教的文獻來對抗。但是,在君士坦丁大帝接納基督教之後,君王的政治勢力一再介入宗教問題,「異端」不再只是單純的信仰論題,而是社會與經濟、政治的問題。被畫歸成「異端」的信仰團體或個人,輕則被社群孤立,失去經濟倚靠,重則被公權力懲罰,遭到放逐或殺身之禍。中古時期,教會還成立了異端裁判所,與地方政治力量結合,壓迫與正統信仰相異的思想、主張,試圖消滅不服教會權威的信仰團體。在《玫瑰的名字》這部小說中,意大利作家艾科生動地描繪了充滿了迷信、無知、恐懼、權謀的異端審判事件。但是,即使在這樣的壓力下,仍沒有一個時期是完全沒有與主流思想相背的「異端」的。

  各式各樣的「異端」不斷地在挑戰教會的「正確教導」,不管是忠實地根據聖經所提出的批判,或是強調由聖靈直接啟示的靈性運動;不管是理性思辨的結論,或因為經濟的困境激發出來的反抗運動,這些被畫在圈外的聲音,常常有喚起良知、激發信徒熱情的作用。當我們回頭看教會的發展,就會看到,推動教會向前進展的,常就是「異端」的運動。許多當年的「異端」,如今已經逐漸被納入主流。在「異端」的拉扯中,基督教的教理與信仰實踐變得更豐富多彩、更有深度了。

三、在多元文化中還有「異端」嗎?
  在今天,傳統教會已經不再用暴力與權勢來護衛「正確教導」,也不再逼迫意見不同的信仰團體,而是通過對話與論辯,努力拉近彼此的距離。教會從歷史中學會,以耐心整合不同的信仰潮流。

  在溝通媒體發達、文化趨於多元的今天,我們似乎可以見到一個沒有「正統」與「異端」之分的時代來臨。

  但是,也許正是因為傳統下的「正統」與「異端」的界線日趨模糊,許多基督徒對自己的身分認同開始有危機感。當我回想自己被視為「異端」,與把別種信仰態度視為「異端」的經驗時,就發現,那是我在信仰中尋找自己時,一個很重要的過程。通過這樣的爭戰,我才能夠不只把信仰當成一種感覺,而是開始能夠描述我認為重要的信仰內容。因此,我也比較能了解,為何許多基督徒變得越來越「基要」,越來越強調傳統的生活倫理,因為,這樣才能保護基督徒的身分認同,不至於迷失在社會中混亂的價值裡。問題是,一定要把別人判成異端,才能凸顯自己的正統性嗎?成熟的、擁有自己信仰告白的信仰團體,可以清楚地定義自己,不需要藉著把別人判為異端的方式,來讓確立信仰的認同。

  我們可以看到,在台灣的基督徒們,缺乏共同認定的「正統」,也沒有恆定的「異端」,但是有無數的小「正統」,與這個正統所定的無數「異端」。這是西方教會發展中,從來沒有經歷過的現象。我們可以慶幸,結合國家暴力來壓迫信仰異端的事,在台灣的基督教當中沒有生根發芽。台灣基督教的「正統」與「異端」的論辯,在這個多元文化的社會中,正要開始。但願這樣的論辯,將帶來基督教思想與實踐的多樣化與精緻化。
同作者相關文章:
沒有人能奪去的喜樂──談禮拜 (第 161 期)
台灣基督教史血淚斑斑的一頁––淺介曾慶豹《約瑟和他的兄弟們》 (第 159 期)
「找到」的喜樂——關於少年潘霍華 (第 157 期)
替台灣教會打開世界之窗的郭大衛牧師 (第 154 期)
搖撼帝國根基 (第 151 期)
人在幼年時負軛原是好的──青年信仰精神與考驗 (第 147 期)
跨越自己的界限 (第 141 期)
病痛與新生命 (第 140 期)
盡我一生持守這信 (第 138 期)
禮拜的戲劇性時刻 (第 137 期)
懷念並頌讚安慕理牧師 (第 137 期)
前導、臨在與充滿——在路加福音裡尋訪聖靈論 (第 133 期)
春天t?巴黎看見白象 (第 131 期)
颱風、地震毀不掉的信仰——黃俟命牧師 (第 126 期)
懷念聖日的敬虔 (第 124 期)
唱出時代之聲 (第 123 期)
南神校園之美 (第 123 期)
軍事獨裁下的農民讀經運動 (第 122 期)
當無辜者的血滲透土地時——由暴行所殃及之團體思考死刑存廢議題 (第 119 期)
新女性與新大地──露瑟(Rosemary Radford Ruether)的神學追尋之路 (第 118 期)
蘋果香的聖誕節 (第 115 期)
分開混沌e創造主 (第 114 期)
異夢中的土地—— 一位猶太老人與一位台灣老人的土地智慧 (第 111 期)
滾滾濁世中清醒之心——站在今日台灣讀潘霍華 (第 100 期)
在一個新時代耕耘台灣文學——一個創作者的看法 (第 98 期)
為何大學與基督教越走越遠? (第 92 期)
伊甸在何方? (第 89 期)
達文西密碼陰謀論 (第 88 期)
一個年輕教會的老堅持 (第 86 期)
三人同行 (第 83 期)
台灣獨立是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的基本教義嗎? (第 75 期)
把聖經當小說讀? (第 62 期)
以歷史觀點看對「異端」的不容忍 (第 60 期)
致女兒s (第 35 期)

原文來自 http://newmsgr.pct.org.tw/magazine.aspx新使者雜誌 第 60 期 教會有性別嗎?——她的教會?他的教會? (46-48頁)
新使者雜誌 The New Messenger  60期  2000年  10月 教會有性別嗎?——她的教會?他的教會? 60
本期主題:教會有性別嗎?——她的教會?他的教會?
發行日期:2000/10/10
目錄s/
聖靈s/
編者的話
上帝是女的嗎? 
教會參與,男女大有別?
他的教會?她的教會?--教會現象篇
她的教會?他的小會?——女性在現今教會決策圈的處境
她的團契?他的團契?
只有三個半
如何建構兩性共榮的教會
英國乞丐?台灣的保羅?——梅監霧牧師小傳
阿扁與阿珍
跳舞機與電玩潮流
台灣早期教會的建築與藝術
光.晝光.新眼光
社區事工的合縱連橫──以竹山社區重建關懷站為例
以歷史觀點看對「異端」的不容忍
女生男生誰追誰?
比翼雙飛
團契聚會可以代替主日禮拜嗎?
堅強的母愛
木棉花與杜鵑花
都是佛誕節惹的
AEC2000亞洲普世課程
參與第32屆世界學生基督徒聯盟總會心得
生活與信仰經驗的點滴
大學生所學何事
服事的路上
只是為了填版面的雜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