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使者雜誌
簡介
雜誌閱讀
出版叢書
購買訂閱
相關網站
聯絡我們
推文:Facebook plurk twitter
新使者雜誌 > 第140期 健康與信仰
字級調整:

信仰.生活
病痛與新生命
病痛讓我被迫放下手中的劍,安靜在上帝懷抱裡,與基督對話。
關鍵字:
作者/王貞文 (台南神學院講師)

※我信復活

「耶穌對她說:『復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雖然死了,也必復活。凡活著信我的人,必永遠不死。妳信這話嗎?』」(約翰十一25-26)

處在不同的生命情境裡,我們對這段動人的經文有著不同的感受。充滿生命活力,靈很活潑熱情時,我們常可以勇敢地大聲說:「我信復活!」但是,在身心受創,生命力微弱時,要維持對復活的盼望,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這是耶穌與伯大尼的馬大之間的對話。馬大的弟弟拉撒路病重,並且死了,埋葬了。這個在伯大尼的三姊弟所組成的家庭,是耶穌喜歡駐留的地方,在那裡,祂與他們建立了很深的情誼。

當拉撒路病危的時候,姊姊們殷殷期盼耶穌能到他們那裡,以祂的大能醫治這位垂危的病人。但是耶穌卻一直等到拉撒路已經過世了,才出現在伯大尼。馬大出去迎接耶穌,仍是充滿著對耶穌的信賴,她說:「就是現在,我也知道,你無論向上帝求什麼,祂也必賜給你。」
耶穌要給這個伯大尼的家庭的,大過生者可以想像的。祂應許他們的兄弟復活。

馬大很認份地說:「我知道,在末日復活的時候,他必復活。」她肯定拉撒路這一生已經行走在上帝的光中,也深深期待在上帝所應允的時刻,也就是所有的人都得以復活的日子,拉撒路也會在復活的人群當中。

於是,耶穌用上面所述的這段復活的盼望與應許,來問馬大。

馬大的回答,是個重要的信仰告白:「我信你是基督,是永生上帝的兒子,就是那要臨到世界的。」(約翰十一27)她再一次宣認耶穌是基督,再一次確認她所愛的友人,乃是生命的主宰。這比說:「我知道你有能力救我弟弟,請快行動。」更有力量。事實上,她的信仰告白就包含了一切生命的奧祕。

※這病不至於死

奇妙的事發生了!拉撒路在耶穌的呼喚下,由墓中出來了!許多人看見了這神蹟。這位從死亡的狀態中被喚回活人之地的拉撒路,是基督復活的生命的一個記號。

病痛與死亡並不能阻絕耶穌對這個家的愛。「來不及醫治」的病,在耶穌的眼中是「不至於死」的病,是「為了上帝的榮耀,叫上帝的兒子因此得榮耀。」祈克果引用這段聖經,談他心目中真正致死的疾病,肉體的病痛不至於死,心靈的絕望卻會使人真的被死的毒勾所傷。

伯大尼的姊弟團契一起經歷拉撒路的復活,這是基督徒一起面對病苦與死亡時很可以學習的故事,那是不管肉體的衰殘與苦痛,都可以因復活的盼望而充滿力量,與基督深深結連的生命情境。不只是經歷死亡的拉撒路,他的姊姊馬大與馬利亞也都一起操練了「不被絕望所勝」的信心,更一起經歷了耶穌的臨在,與無窮的生命力量。

※我成為拉撒路

我一直很喜歡這個伯大尼的姊弟之家與耶穌親密交往的美麗故事,每次讀,都會發現新的面象。但我以前不曾把自己想像拉撒路,直到2013年八月中旬,我突然因為嚴重的肺積水,從土耳其歸來,就直接進了醫院。經過一番搶救,呼吸穩下來之後,接踵而來的是更壞的消息,肺與腹部的積水,乃是因為卵巢癌擴散開來了。起先醫生判斷,這是沒救的,不需要浪費醫療資源,應該直接送安寧病房。
我把手錶交出去,把眼鏡交出去,戴著氧氣面罩,力量衰微,不辨晝夜,這個世界對我來說暫時模糊一片。我雖然還呼吸著,但已開始成為來來往往的人悲憫的對象,我覺得自己像拉撒路一樣躺在墓穴中。但我不曾停止過對復活的盼望,因為我在異象中曾看見上帝的應許。而我身邊的馬大與馬利亞都在盡力為我爭取求生的每個機會。

得知自己罹患挺嚴重的癌症,我回想著我所認識的,與癌症奮鬥過的人們。

※一切在上帝手裡v.s. 你要好起來

我認識的第一位癌症病人是潘嘉璐牧師。當我還是東海大學的大一新生時,他是我們的輔導。當時,他擔任東海校牧,認真勤懇,風度翩翩,人緣也相當不錯,是個前程似錦的年輕傳道人。但是在擔任校牧的第二年,曾折磨他的癌症又再一次蔓延開來,很兇猛地奪去他的生命。這是我第一次很靠近地看著一個人怎樣與他的病痛掙扎,並看見他的家人的受苦。

那時我們在路思義教堂裡看著被疾病折磨得形消骨立的潘嘉璐牧師,怎樣靠意志力支撐著,幾乎是拼著命講道,他決心要趁留給他不多的時刻,拼命做工。

我曾以年少的唐突,熱切地問他:「你會好起來的吧?」他其實因為疼痛而流著汗,但是他拿出手帕擦去汗水,眼神亮閃閃的,微笑著說:「一切都在上帝手裡。」

那時,他那安靜的態度,感動了我,也讓我放心。

但是,他去世之後,我每次回想自己所問的問題,就很責怪自己。特別是知道他後來在求神蹟醫治的過程中,受了多少苦。我不禁懷疑:他過世的時候,是否能像他告訴我「一切都在上帝手裡。」那時那麼平靜?

那時候,東海的團契開始接受一種新的「教導」,就是把疾病、貧窮、受苦等等視為是與信心相違背的表徵,相信只要信心足夠,疾病一定會被醫治,貧窮會轉為富足,苦難會變成喜樂。團契的兄姊們拼命為潘牧師祈禱,也邀他一起為他的病祈禱。他不願拒絕團契兄姊們的愛心,在體力能負擔的情況下,就會接受祈禱的邀約,但顯然這一再地攪擾了他原本已經平靜下來的心。

我不知道「應該被治癒」的壓力對他有多麼大的影響。身為輔導、靈性的領導者,事事求好的他,是否會過度地期待在自己的身體上可以顯露不凡神蹟?我只看到那亮閃閃、充滿交託與信任的眼神,變得越來越痛苦焦慮,師母也一再地承受著他爆發的憤怒,沈著臉,一起擺盪在希望與絕望之間。

※病痛中見證基督

在我所主編的《葡萄園》雜誌裡,我為潘嘉璐牧師做了一個紀念專題,以「愛比死剛強」為題,希望為他短暫的生命捕捉如夜空裡煙火般的燦爛印象,並指出此生之外有永生的盼望。

我們《葡萄園》同工在討論的時候,不禁也討論起那開始在許多人的心裡發生影響力的「成功神學」,一種過度強調健康、能力與富裕為蒙福的記號,否定人的生命裡所有的艱難與試煉的信仰態度。受到這種信仰態度影響的團契同工,不再像約伯的朋友那樣安靜地陪伴苦難中的人,而是用一種天真任性的愛,喧囂地祈禱著,盼望著身體的苦痛會奇蹟般地消失,否定著與苦難掙扎的靈魂,更無視於病人自己接納擺在前面的路的心理狀態。

我們發現,對疾病的強烈否定與將疾病「定罪」的態度,雖是出於關心,還是非常傷害生命的。但是那時,我們沒有能力處理這樣的問題。因為我們也一起跟著盼望奇蹟,一起跟著給牧師無限的壓力。年輕熱情的我們並不知道,最好的陪伴與鼓勵,是安靜地與他同在。

我們只能找出聖經來,看耶穌的「醫治」的情況是怎樣的。在拉撒路復活的故事之前,約翰福音記載耶穌走過想要用石頭打死祂的人群,在安息日醫治了一位生來瞎眼的人。祂不但打破「不可在安息日工作」的宗教戒律,更挺身打破把身體的病痛與殘疾和「罪」綁在一起的成見:

「耶穌回答說:也不是這人犯了罪,也不是他父母犯了罪,是要在他身上顯出上帝的作為來。」(約翰九3)

「上帝的作為」是讓這個人肉體的眼睛看見,並且成為一個見證基督的人。這些醫治的故事並非用來解釋殘疾的原由,將人生的苦難歸罪某個生命環節,而是在使我們有辦法「看見」基督臨在於我們有限的生命裡,有力量見證耶穌就是道成肉身的基督!

我們也只能探索保羅,看上帝怎樣要他帶著身上的一根刺,在被看輕與被傷害的狀態裡,持續地、勇敢地宣告復活的盼望,堅定地說:「死啊!你的毒鉤在哪裡?」

※在病痛中得到真自由

在馬可福音裡,我們也看到,疾病與苦難並非生命的負面,而是與基督真實相遇的機會:「法利賽人中的文士看見耶穌和罪人並稅吏一同吃飯,就對他門徒說:『他和稅吏並罪人一同吃喝麼?』耶穌聽見,就對他們說:『康健的人用不著醫生,有病的人才用得著。我來本不是召義人,乃是召罪人。』」(馬可二16-17)

被法利賽人視為「罪人」的人,乃是耶穌要呼召的人。耶穌來到他們當中,與他們同吃喝。祂用「有病的人才需要醫生」為比喻,鋒利地諷刺法利賽人自以為奉行律法就百毒不侵的信仰,並溫柔地喚醒我們的「病識感」,讓我們看見存在的有限與不足。

在肉體康健的時候,即使嘴裡稱呼「主啊!主啊!」我們的自我還是常常會大過於基督。我們計畫著,爭戰著,以自己的智慧能力與屬靈的恩賜為傲。但是,突然之間,疾病臨到,我們被迫面對肉體生命的衰殘與有限。

當我躺臥在病床,有如拉撒路被布包了起來,放置在墓穴裡,所有的計畫都停下來了,所有對這個世界的關心和憂慮也都暫時無效,所有的作為與言說也被迫沈默。我心中湧現大學時代我最喜歡的一首《普天頌讚》裡的詩歌「願作主囚歌」:

「但願為主所囚,因此得真自由,但願放下手中的劍,因此戰功能收。當我自仗英豪,一生常聞警報,當我被囚於主臂間,才得堅強依靠。」

病痛讓我被迫放下手中的劍,安靜在上帝懷抱裡,與基督對話。當我再次活了過來,重新站起來,就有如從墓穴裡走出來的拉撒路,解開包裹的布,不再受任何的束縛,得到真自由。

伯大尼姊弟之家的所有成員,都在由哀傷到新生命的過程裡,與基督有親密的對話,經驗到獨特的「基督臨在的時刻」。他們都成為一個自由的新生命的見證者,他們所代表的初代教會團體,也充滿了這樣的新活力。

※病痛帶來新生命與創造力

我生命中遇見的第二位癌症患者,是張德謙牧師的公子張寧祈。寧祈在11歲時得了血癌,14歲去世。這當中他受盡各種痛苦,忍受辛苦的療程,經歷了曾被治癒,又再復發的震撼。

他曾經問:「全班只有我一個是信耶穌的,為何偏偏是我得了這麼嚴重的病?」

他的父親回答:「就是因為你是信耶穌的,你比別人都更有能力承受這病。」
寧祈是非常聰慧靈秀的。他身邊的人一起用非常不捨得心,看著他的靈魂被病痛焠鍊至閃耀發光。當他的病再次復發時,反而是他在安慰鼓勵揪心的家人。他讓我們看見,在這個世間的生命不在乎長短,而在乎這個生命所發出的光。他在這個世間的生命雖短暫,發出的光芒卻在他身後不斷持續著,直到今天。

我是承受恩典之人,雖然被認為是患了致死的疾病,耶穌卻說:「這病不至於死。」姊妹的愛見證著耶穌的復活大能,許多朋友的安靜代禱與陪伴,像萬邦歌唱讚美之聲,將生的喜悅注入我心。

醫學的進步讓我的身體得到很好的「修整」,一次次的化療,像是一次次經歷死與復活,「老我」逐漸死去,一個新的我努力掙脫束縛,活了過來。上帝以慈仁待我,讓這個病痛的休養期,成為家人團聚、修補裂創、建立新團契的時期,也成為潛入內心世界,感受活水湧流,看見生命樹的時刻。我在病中創作著,在重新體認的自由中畫著畫,與基督對話。

我為這疾病感謝上帝,因著病痛,我更經驗到基督真實的臨在,得到豐富的新生命,更體認到團契的力量。這病是美好的生命邀約。

同作者相關文章:
台灣基督教史血淚斑斑的一頁––淺介曾慶豹《約瑟和他的兄弟們》 (第 159 期)
「找到」的喜樂——關於少年潘霍華 (第 157 期)
替台灣教會打開世界之窗的郭大衛牧師 (第 154 期)
搖撼帝國根基 (第 151 期)
人在幼年時負軛原是好的──青年信仰精神與考驗 (第 147 期)
跨越自己的界限 (第 141 期)
病痛與新生命 (第 140 期)
盡我一生持守這信 (第 138 期)
禮拜的戲劇性時刻 (第 137 期)
懷念並頌讚安慕理牧師 (第 137 期)
前導、臨在與充滿——在路加福音裡尋訪聖靈論 (第 133 期)
春天t?巴黎看見白象 (第 131 期)
颱風、地震毀不掉的信仰——黃俟命牧師 (第 126 期)
懷念聖日的敬虔 (第 124 期)
唱出時代之聲 (第 123 期)
南神校園之美 (第 123 期)
軍事獨裁下的農民讀經運動 (第 122 期)
當無辜者的血滲透土地時——由暴行所殃及之團體思考死刑存廢議題 (第 119 期)
新女性與新大地──露瑟(Rosemary Radford Ruether)的神學追尋之路 (第 118 期)
蘋果香的聖誕節 (第 115 期)
分開混沌e創造主 (第 114 期)
異夢中的土地—— 一位猶太老人與一位台灣老人的土地智慧 (第 111 期)
滾滾濁世中清醒之心——站在今日台灣讀潘霍華 (第 100 期)
在一個新時代耕耘台灣文學——一個創作者的看法 (第 98 期)
為何大學與基督教越走越遠? (第 92 期)
伊甸在何方? (第 89 期)
達文西密碼陰謀論 (第 88 期)
一個年輕教會的老堅持 (第 86 期)
三人同行 (第 83 期)
台灣獨立是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的基本教義嗎? (第 75 期)
把聖經當小說讀? (第 62 期)
以歷史觀點看對「異端」的不容忍 (第 60 期)
致女兒s (第 35 期)

原文來自 http://newmsgr.pct.org.tw/magazine.aspx新使者雜誌 第 140 期 健康與信仰 (32-37頁)
新使者雜誌 The New Messenger  140期  2014年  2月 健康與信仰 140
本期主題:健康與信仰
發行日期:2014/2/10
健康與信仰
醫療宣教之經驗及省思
台灣社會的「健康不平等」,教會可以做什麼努力?
信仰、生態與健康:與A Rocha同工的一日遊
病人、病情、病語——如何做靈性關懷
生病是咒詛嗎?
感謝主讓我得癌
病痛與新生命
餅乾阿姨的第二個家
Blessings Bakery 蒙福的麵包
靜默有時,言語有時—— 臺灣女詩人杜潘芳格其人其詩
我們如何看待巫術?
關懷病痛者與悲傷者最美的書 ──推薦古倫神父的兩本實用技巧與實務探討手冊
知道/不知道新加坡?菜鳥社工的異文化體驗
角落微聲——台南恩友中心的故事
踏進恩友中心
傳達鐵窗中的思念
從南鐵東移看SCM
弱勢家庭陪讀
讀經筆記13 Be̍k-ki-sé-tek那有啥物pan-chhù? 
無價的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