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使者雜誌
簡介
雜誌閱讀
出版叢書
購買訂閱
相關網站
聯絡我們
推文:Facebook plurk twitter
新使者雜誌 > 第106期 過熱的伊甸園
字級調整:

特稿
當雪山獅子旗飄揚
關鍵字:
作者/王昭文 ()
※ 圖博發生了什麼事?
  這塊土地漢人稱之為西藏,英國人照當地民族的稱呼譯為Tibet,即七世紀初在此建立的吐蕃(Tubot)王國之延用至今的民族稱呼。在台灣支援西藏獨立的團體,認為「西藏」、 「吐蕃」等名稱都有中國本位的霸權色彩,因此採用藏語直譯的「圖博」為名。

  2008年3月10日,圖博抗暴起義49週年,幾百名哲蚌寺的喇嘛步行前往拉薩市中心,要求釋放5名去年因為歌頌達賴喇嘛而被逮捕的僧侶。他們在城外就遭到軍警阻擋,五十多人被捕,其他人就地靜坐,隨後有更多僧人加入,靜坐了12小時。當天傍晚,在拉薩的大昭寺前面,有色拉寺的十幾位喇嘛拿著雪山獅子旗(圖博的國旗)遊行,遭到軍警毆打、逮捕。第二天,600名色拉寺僧侶上街頭遊行,要求當局釋放被捕的同伴,得到的回應是:哲蚌寺、色拉寺遭到軍警封鎖圍困。12日,哲蚌寺傳出兩名僧侶割腕自殺、色拉寺的僧侶集體絕食抗議,另一所大寺甘丹寺的喇嘛在寺院中集會抗議,也遭到軍警圍困。

  寺廟被封閉、僧人被捕等消息,激怒了原本就對中國統治相當不滿的圖博人。 3月14日,拉薩發生了嚴重的暴力事件,中國政府後來將之定位為「暴民打砸燒搶」,真相至今不明。 目前所知,大致的情況是:大批年輕人拿起石塊砸向公安、武警,武裝治安人員一時不敵而撤退,之後約有一整天時間,拉薩城內治安呈現空窗期,憤怒的年輕人轉而攻擊漢人,縱火燒漢族和回族人民開設的商店。中國官方說有18位平民死亡、軍警也有傷亡。但不久後,軍車坦克進入拉薩,展開鎮壓與逮捕。15日,還留在拉薩的西方遊客說聽到了密集的槍聲,中國政府否認軍隊有開槍,也否認鎮壓行動中有圖博人死亡,隨後逮捕了一千人以上,並宣布將迅速審判處刑。西藏流亡政府則宣稱至少有80位圖博人遭害。

  314事件深受媒體與大眾關注,不過這天的事件僅是三月間圖博反抗行動的一個片段。拉薩以外,特別是「康區」──以往達賴喇嘛統轄藏地的邊區,分布於甘肅、青海、四川等省份的圖博社區──在這段期間發生起六十多起抗議行動,參與者除僧侶外,更多是一般平民百姓、學生,而且明顯地針對公安部門而非漢人或其他民族,很多行動中都出現了雪山獅子旗,最主要的訴求就是要求讓達賴喇嘛回來。中國政府在西藏實施嚴酷的文化改造和宗教壓制,相對而言,康區擁有較高的宗教自由,這次竟然在此發生此起彼落的抗爭,頗耐人尋味。

  2008年3月的圖博,某些地方像極了1947年台灣的二二八事件。外來統治者在此形成特權階級並獲得新經濟發展的利益,而原居民在自己的土地上日益貧困,並因著統治者的同化政策逐漸喪失自己的傳統文化。表面上社會有所進步,事實上貧富差距越來越大,族群間的矛盾不斷擴張、被統治者累積多時的怨恨爆發開來,無組織的自發性行動在各地蔓延,不惜採取暴力。但是不管怒火怎樣旺盛,仍敵不過國家的武力優勢。抗暴行動遭到鎮壓,抗暴的族群受到污名化,再度被踩在腳底下,前途似乎更加黯淡了。

但是和台灣的二二八事件不同之處在於:一、圖博的議題在此之前已經高度國際化,經歷此事件後,更受到全球矚目;二、圖博有達賴喇嘛,一位流亡海外多年卻仍是圖博不可取代的精神領袖。這兩個特點對圖博處境有何影響?以下將簡單討論。



※ 圖博議題國際化與中國民族主義
  2008年8月,奧林匹克運動會將在北京舉行。儘管北京政府拼命做正面宣傳,各國政府多樂觀其成,許多跨國企業也都看準商機大力支持,但是中國人權紀錄不佳,在國內鎮壓民族運動、迫害異議分子與宗教人士,在國外支持獨裁政府屠殺人民,也是有目共睹,因此全球關懷人權的人士無不視北京奧運為促進中國改變的機會,早已發起抵制北京奧運的行動。在這些抵制北京奧運的理由當中,圖博議題是重要的一環,支援圖博的國際組織從一開始就熱心推動這個抵制運動。這種以譴責北京來支持圖博的舉動,在中國的民族主義狂熱分子看來,正落實了「藏獨背後有西方反中國勢力在支援、意圖分裂中國」的想像。

  圖博人的三月起義,就目前所知的事實來看,和西方世界的聲援運動、或是流亡海外的獨立運動之間,並沒有直接的聯繫。可是因為國際的聲援,激起了中國人的強烈反感,把藏獨和西方世界視為中國崛起的威脅,充滿恨意。

  在中國政府發動武力鎮壓之後,圖博的抗議風潮逐漸平息,人們的眼光開始轉向中國以外的地區,媒體報導達賴喇嘛的一舉一動,以及在奧運火炬到達的城市中,聲援圖博的團體的抗議。但在奧運火炬傳遞後期,大批中國人以「保護火炬」為名,與聲援圖博的團體在幾個城市產生衝突。除此之外,中國人也在歐美許多城市舉行遊行抗議西方媒體報導偏頗;又因法國就圖博事件批評北京政府、又誤傳家樂福資助西藏獨立,而在中國國內發動了抵制家樂福的行動。中國民族主義的偏激表現,是圖博起義遭鎮壓後一個奇異的發展,不意外,但令人惋惜。

  西方媒體一直都很關注圖博,但是314事件發生後,中國當局封鎖新聞,西方媒體工作者早幾天就已被驅離,無法取得第一手資料,因此某些媒體只能從國際關注圖博人權的團體取得訊息和照片,和中國官方說法並陳。這些不同觀點的報導被中國方面指為惡意扭曲,有人將他們認為西方報導謬誤之處圈點出來、製作成短片,在網路上展開新聞大反攻。

  中國人覺得西方的媒體報導不公,積極加以反制,顯示中國的確已是全球體系的一部分,成功運用網際網路作為傳播工具,並運用全球知識分子能夠溝通的語言和論說方式來表達意見。而在世界各地的中國人,能夠走上街頭表達意見,充分享受民主社會帶來的自由,也是很好的體驗。可惜的是,高漲的愛國主義下,充滿受害者情緒的人們,對人權有著多重標準,而且沒有學會民主文化中最重要的精神:寬容與尊重異己。這種盲目愛國行動,背後有著以漢文化為中心建構的中華民族主義,缺乏對其他民族平等對待的態度,對不同民族的文化更是缺少尊重。在此氣氛下,達賴喇嘛代表的流亡政府溫和派及處於中國統治下的圖博人民,想要爭取多元文化並行發展的民族治理政策,難上加難。


※ 達賴喇嘛的路線
  314拉薩事件,中國政府一口咬定是「達賴集團」幕後操控。達賴喇嘛幾次透過國際媒體向中國喊話,否認和暴力行動有所關聯,同時呼籲中國盡快和西藏流亡政府展開有實質意義的對話。達賴喇嘛甚至說,若是對局勢有幫助,他不惜引退。他堅持一貫的和平主張,表明並沒有要抵制北京奧運,也沒有與中國為敵。歐美各國政府亦多表示希望中國與達賴喇嘛對話,並認為這是解決圖博問題的唯一途徑。

  達賴喇嘛是一位很特別的領袖,他是西藏流亡政府的首長,同時也是藏傳佛教的最高精神導師。後者的身分,及他對這個使命的認真投入,讓他的影響力大大超越圖博社區,成為全球矚目的靈性導師,受到越來越廣泛的敬愛,也讓圖博的處境獲得西方世界的普遍同情。他的政治立場和信仰是分不開的,但他並非僵化的教條主義者,不會冥頑固守傳統。在達蘭沙拉,他改造了原本停留於封建形態的圖博政府,引進民主制度,他也宣佈達賴喇嘛這個職位究竟要不要繼續存在,可由人民決定。

  他和中國霸權長期周旋,態度很開放,總是表現出對中國的尊重。他越謙和,越能凸顯北京在西藏問題上的不講理、違背人權、違背憲法,也呈現他自己尊重不同文化、尊重各國主體性、真心為人民著想、熱愛自由、堅持和平及平等的態度。結果造成:中國越不肯讓步,全世界對西藏人的同情就越多。

  達賴喇嘛的立場如下:
(一)他所在意的是西藏民族獨特的文化、語言文字以及民族特性如何延續及得到保護;
(二)他認為圖博留在中國架構下,可以得到經濟發展和現代化建設的好處,所以不爭取圖博獨立成國;
(三)他主張透過和中國領導人和平談判,爭取憲法所賦予的民族自治權,在圖博傳統領域成立自治政府。

  達賴喇嘛追求自治而放棄獨立,有其現實的考量。不過,並非所有的圖博人都贊同這樣的路線。談到314拉薩事件,很多分析家都認為和達賴喇嘛無關,但是很難不看到西藏青年大會的影子。這個組織是決心追求圖博獨立的,雖仍視達賴喇嘛為圖博人的領袖,但已公開表明不同的政治路線。流亡社區也好、中國境內的圖博人也好,民族主義情緒越來越高漲,達賴喇嘛的中間路線,不僅得繼續面對北京的打壓,也得面對渴望獨立者的憤怒失望,甚至是藏人社區的分裂。「大藏區(包括西藏和康區)在中國境內有意義的自治」,是目前最有正當性的訴求。自治的主張可能被北京收編,也可能成為獨立運動的基礎,端賴各方力量的互動發展。

  達賴喇嘛致力追求和平,以退讓到中間路線來爭取談判的機會,中國卻始終認定達賴喇嘛追求的是西藏獨立,一直不予理睬。但是,中國加入全球體系之後,無法無視於達賴在西方的聲望及國際對圖博人權的關注,因此自2002年起,流亡政府已和中國展開正式接觸。雙方歧見太深,談判進展有限,不過,2008年3月圖博各地頻頻發生抗爭之後,中國政府罕見地宣佈恢復與達賴喇嘛談判。

  復談這回事,可說是圖博人用鮮血換來的。若不是感受到圖博人民反抗意識的強烈,以及國際壓力,中國政府不會搭理達賴喇嘛的。但是中國一方面復談,一方面繼續在輿論上醜化達賴喇嘛,而初步的談判也只建立較友好的氣氛,沒有實質進展。很可能中國會繼續用拖延戰術,想說只要達賴去世流亡政府就沒力量了。在一些觀察家看來,達賴的路線是解決圖博問題的必要之路,若是這條路線失敗,圖博人可能更傾向於獨立運動,並不惜以武力反抗,反而將帶給中國當局更大的困擾。


※ 台灣如何關心圖博
  同處於中國霸權的打壓下,台灣人應該對圖博人的苦難比別人多一分同情。但是很詭異的是,很多台灣人基於中華民族主義,也和中國人一樣,不承認圖博有追求獨立的權利。這仍是必需破解的迷思。

  另一方面,台灣獨派見近年藏獨媒體能見度高、國際聲援聲浪大,致力發展台藏運動互相聲援,已有
同作者相關文章:
不斷再思何為「宣教」 (第 159 期)
台灣教會@21世紀 (第 159 期)
好家在 (第 158 期)
看見──約翰福音 (第 157 期)
愛及曠野 (第 156 期)
原住民族與轉型正義 (第 155 期)
面對青貧時代 (第 154 期)
再思政教關係 (第 153 期)
感謝上帝賞賜米糧 (第 152 期)
因信得生:羅馬書 (第 151 期)
這世界繽紛多元 (第 150 期)
歡迎加入大專團契 (第 149 期)
未來,一直來 (第 148 期)
現在是我們的事了! (第 147 期)
150年來 (第 146 期)
見證:使徒行傳 (第 145 期)
你想要什麼樣的幸福? (第 144 期)
後太陽花的公民力量 (第 143 期)
忘了我是誰 (第 142 期)
民主路迢迢:《百年追求》書介 (第 142 期)
普世精神 (第 141 期)
健康與信仰 (第 140 期)
奧妙創世記 (第 139 期)
大同小異基督教 (第 138 期)
當表演藝術遇上宗教信仰 (第 137 期)
基督教美學 (第 136 期)
中國!中國! (第 135 期)
從容自信面對中國——評介吳介民《第三種中國想像》 (第 135 期)
基督徒的「成功」 (第 134 期)
此時此地讀路加 (第 133 期)
性別框外 (第 132 期)
不忘初心──專訪台北市議員徐佳青 (第 132 期)
追求公義 承擔苦難 (第 131 期)
荊棘焚而不燬——高俊明牧師的信仰與實踐 (第 131 期)
食 不實在? (第 130 期)
下一站,22K? (第 129 期)
原住民.巴萊 (第 128 期)
張七郎與詹金枝 (第 128 期)
「青年運動」的過去、現在與未來 (第 127 期)
牽阮的手——浪漫同行獨立路 (第 127 期)
主日學過後——不可忽視的青少年信仰教育 (第 126 期)
母語的將來 (第 125 期)
不僅是「坐」禮拜 (第 124 期)
吟聖詩 最有fu (第 123 期)
新版《聖詩》推出之後 (第 123 期)
讀聖經 心眼光 (第 122 期)
作為公民媒體的《新使者》 (第 121 期)
台灣網路公民媒體簡介 (第 121 期)
牛糞與咖啡──全球化時代的經濟公義 (第 120 期)
面對死刑,絕不簡單 (第 119 期)
地球憲章──回應與實踐 (第 118 期)
正視貧富差距 (第 117 期)
愛你的鄰舍 (第 116 期)
災難與再生 (第 115 期)
【美麗島30週年特輯】美麗島‧教會公報‧分區聯禱會 (第 115 期)
憂鬱的光輝十月 (第 114 期)
開明的基督徒教育家─林茂生 (第 114 期)
歷史建築隨想 (第 110 期)
當雪山獅子旗飄揚 (第 106 期)
教派合作的虛與實 (第 90 期)
復和的功課──現階段教會228關懷的使命 (第 80 期)
「喊台獨」之外──長老教會政治關懷的演變 (第 75 期)
報禁開放前的台灣新聞媒體 (第 70 期)
生態關懷這條路 (第 67 期)
小林善紀《台灣論》的歷史視野 (第 65 期)
努力與耶穌為友的人——我所知道的謝淑民長老 (第 51 期)
生之萬花筒 ──談許地山有關基督教的小說 (第 36 期)
感動之餘,勿忘事實--回應33期「人道移民─丑之助」一文 (第 35 期)

原文來自 http://newmsgr.pct.org.tw/magazine.aspx新使者雜誌 第 106 期 過熱的伊甸園 (57-61頁)
新使者雜誌 The New Messenger  106期  2008年  6月 過熱的伊甸園 106
本期主題:過熱的伊甸園
發行日期:2008/6/10
哈姆雷特的抉擇
目錄s/
明天過後該如何?—— 全球暖化的衝擊與因應
後京都時代:氣候變遷的因應策略與挑戰
教會熱起來!
世界歸正會聯盟阿克拉信仰告白──經濟與生態公益協約
台灣基督徒看經濟公義──由M型社會談起
食衣住行抗暖化
幫地球降溫,教會可以怎麼做?
「美麗新世界」抑或「新天新地」?—從莫特曼神學看生態危機
從曲盤中的柯明珠談起—記台灣第一位赴日學習聲樂者
有限的藝術‧無限的上帝—訪牧師藝術家馮君藍
迎接樂活新時代
解構「減炭」的迷失
嘉義南門教會街頭巷尾大小事
當雪山獅子旗飄揚
當環境危機時代來臨—我看「環境倫理的思潮與實踐」
我能接納我自己
莫忘今生
戀愛談什麼?
歷經破碎‧體驗上帝的恩典
兒童課輔與我
貼近文化‧眺望未來
認識主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