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使者雜誌
簡介
雜誌閱讀
出版叢書
購買訂閱
相關網站
聯絡我們
推文:Facebook plurk twitter
新使者雜誌 > 第118期 地球憲章——回應與實踐
字級調整:

母語葡萄園
荷蘭人帶h3 咱e台灣話(1)
關鍵字:
作者/李南衡 (作家)

雖然荷蘭人統治台灣南部(1624-1662)三十八年、統治台灣北部(1642-1662)二十年,是三百外年前ê代誌,總是有一寡in帶h³咱ê話、年久月深已經變作台灣話,有真濟人並無感覺he是外國來ê話。咱知,外國來ê話若是變作咱台灣話,就是一般所講ê「外來語」,也就是台灣ê外來語。

甲(kah):早前咱台灣作田人若有一兩甲地thang作tiõh算是bë bái,其實mä是食會飽穿會燒niä-niä,猶bë tàng算是富裕。總是因為都市計劃土地重劃,有ê農地一夜之間變成商業區抑是住宅區,會使講是「狗屎地變作狀元地。」身價百倍甚至千萬倍。早前田地是算甲算分,chit-má是算坪--ê。真濟人˜知影chit-ê丈量田園土地ê單位「甲」是荷蘭人帶h³咱--ê。《台灣語典》(註一)講:「甲:土地計量單位。方一丈二尺五寸為一戈、二十五戈為一甲,約中國十一畝三分一厘。」事實上,現代ê台灣人無人知影一戈是偌大。日本統治台灣了後換算作日本人慣勢使用ê計算土地面積單位「坪」(日語讀作tsubo,台語照漢字讀作phêng/ phê°),一坪是兩塊榻榻米(tatami)大,一塊榻榻米是三尺六尺,兩塊榻榻米一坪是六尺四方。日本仔已經轉去六十外年ah,咱台灣人猶一直用「坪」來作土地面ê計算單位。日本人計算出來一甲等於2934坪。趣味ê是用chit字外來語「坪」,來計算另外一字外來語「甲」。《臺語音外來語辭典》(註二)講:「kah[甲],荷蘭akker<田園>」《台灣通志稿.卷三》引《赤崁樓筆談.賦餉》:「自紅夷至台,十畝之地,名為一甲。」

雪文(sat-bûn):荷蘭人kä chit-ê法國話savon帶h³咱台灣,雖然經過日本人五十年ê統治,咱無tòe日本人講雪文是「石鹼」(set-ken)抑是用台語發音叫作chioh-ki°,到今仔日大多數ê台灣人猶原叫伊sat-bûn。日本人mä有ùi荷蘭人學tiõh chit字法國話savon,in發音作shabon,干單用佇囝仔用雪文水歕雞kui-á (a soap bubble)叫作shabon-tama。《台灣語典》講:「唯臺南稱曰雪文,譯其音且譯其義。雪洒,莊子:澡雪而精神。文文理也,又為文彩,是一譯名,音義俱備,可謂達而雅也。」有台灣人kä sat-bûn叫作「茶箍」,實在是無仝物,茶箍是茶子chiN油chhun ê粕,kä作一塊親像早前台灣ê新娘餅形,切一塊仔泡燒水來洗頭鬃,烏金柔軟,比shampookoh-khah「香撲」。《台灣語典》講:「海通以來,外貨輸入,每冠以番仔二字,如番仔衫,番仔餅,番仔火之屬,所以別內外也。而臺中且呼肥皂為番仔茶kh¬」戰後講華語ê統治者來台灣了後,講雪文是「肥皂」mä ˜-tiõh。因為永過中國有一種植物叫作皂莢,kä煮熟捶爛kap白麵粉摻香料作一丸一丸,用來洗身軀,叫作「肥皂」,kap sat-bûn ma7是無仝物。

Tama膠(Tama-ka):有一遍佇電視頂面看tiõh施福珍老師chhöa一陣囝仔teh唱伊寫ê歌:「點仔膠黏tiõh腳,叫阿爸買豬腳,豬腳箍滾爛爛,枵鬼囝仔流嘴瀾。」伊寫「點仔膠」、有人寫作「打馬膠」(ta°-má-ka)。我個人是寫作tama膠,印尼話tama ê意思是「膠」,真有可能是荷蘭人ùi印尼帶來台灣ê。可能有人會問講tama ê意思是膠,那會叫作tama膠,按呢敢˜是變成「膠膠」?chit款例佇台灣ê外來語真濟。像講一百三十年前,馬偕博士ùi加拿大引進入來一種植物,信徒種了成熟ê時挽起來煮。問馬偕博士:「Che誠好食,che是啥物?」馬偕博士應講:「che是bean。」英語bean ê意思就是「豆」。信徒就將chit種植物叫作「敏豆」。Che mä干單台灣人按呢叫niä-niä,中國人叫作「菜豆」、「四季豆」。但是無人會想講咱台灣人講「敏豆」,敢m7是變作「豆豆」?猶有,英語car就是「車」,咱台灣人特別kä載貨ê車叫作「car車」,敢bë變作「車車」? 

註一:連橫,《臺灣語典》,民國四十六年(1957),台北:中華叢書委員會。

註二:張光裕,《臺語音外來語辭典》,2005,台中:雙語出版社。

同作者相關文章:
【讀經筆記29】新版本聖經哪會加兩句話出來? (第 161 期)
【讀經筆記28】講「秤錘」不如講「砝碼」正確 (第 160 期)
讀經筆記27  所羅門王時代無「紋銀」chit號物件 (第 158 期)
【讀經筆記26】「兩粒奶」敢有影bē見得眾?   (第 157 期)
讀經筆記25─華語「初熟」,台語講「頭水」 (第 156 期)
讀經筆記24 ─ 風茄敢是催情果? (第 155 期)
門閂無柄 (第 154 期)
讀經筆記22  斑鳩台語叫作斑鴿 (第 153 期)
讀經筆記21 感謝 kah 呵咾  (第 151 期)
讀經筆記20 「短視」m̄是台語 (第 150 期)
讀經筆記19 否定的否定敢m̄是肯定? (第 149 期)
讀經筆記18 一枝嘴m̄是一個嘴 (第 147 期)
讀經筆記17 割禮無可能是「家己割傷身軀」! (第 146 期)
讀經筆記16 耶穌的時代,無可能有“pài-gō͘”(拜五)chit-ê詞  (第 145 期)
到底是「Siōng-tè上帝」抑是「Siōng Chú上主」? (第 144 期)
讀經筆記14 中間人敢是台語? (第 143 期)
讀經筆記13 Be̍k-ki-sé-tek那有啥物pan-chhù?  (第 140 期)
讀經筆記11 “Kap Siōng-tèkiàn-li̍p ha̍p-gî êkoan-hē.”是啥意思? (第 135 期)
讀經筆記10 保羅敢有可能講「兄弟姐妹」? (第 133 期)
讀經筆記9 是“kang”,呣是“kang-chok” (第 132 期)
讀經筆記7 是按怎譯作「靈語」? (第 127 期)
讀經筆記5 --到底是雅各e家抑是上帝e家? (第 124 期)
讀經筆記4 「按手」是讀作“ho??-chhiu” a 是“an-chhiu”? (第 123 期)
讀經筆記3 “n?-s?” 漢字有兩種寫法 (第 122 期)
“chhi-chha?k” kap阮理解e意思無仝  (第 120 期)
現代台灣基督徒tioh讀《現代台語聖經》——寫佇「讀經筆記」頭前 (第 119 期)
荷蘭人帶h3 咱e台灣話(1) (第 118 期)

原文來自 http://newmsgr.pct.org.tw/magazine.aspx新使者雜誌 第 118 期 地球憲章——回應與實踐 (71-72頁)
新使者雜誌 The New Messenger  118期  2010年  6月 地球憲章——回應與實踐 118
本期主題:地球憲章——回應與實踐
發行日期:2010/6/10
地球憲章──回應與實踐
地球憲章
超越哥本哈根:回應《地球憲章》
多元與差異:從結構性多元主義觀點看環保運動的困境
從地球憲章反省台灣的土地開發政策
深耕台灣 相遇原鄉──台灣生態關懷者協會與地球憲章十周年
環境運動的轉型與昇華:「守護白海豚」國民環境信託的緣起
用我們日常生活的消費來改變世界!
新女性與新大地──露瑟(Rosemary Radford Ruether)的神學追尋之路
打赤腳的蘭大弼醫師
加爾各答街頭孩子教我的事!--長老教會青年普世交流心得
和平環保 徒步環島
一堂日語學校的作文課:我的夢想?
從《阿凡達》看科技與自然對立的迷思
《為巴比祈禱》影評二則
神掌權s
從一則徵婚啟事說起
司馬庫斯櫸木事件無罪宣判的啟示
荷蘭人帶h3 咱e台灣話(1)
大學生的貧富現況與未來想像
沒有錢,就不能回應上帝的呼召?
與神相遇